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完美终结者斯皮思希望领先胜率能接近伍兹

2018-10-11 20:23:08

斯皮思赢得美巡第十冠   北京时间7月5日,扔杆,撞胸。

以上是乔丹-斯皮思在旅行者锦标赛上夺冠时留下的难以磨灭印记。在那里,他从沙坑之中直接击入一个60英尺的小鸟球,于延长赛战胜丹尼尔-伯格尔,在24岁生日之前一个月,获得个人第十场美巡赛胜利。

不容忽视的是更为宁静的一张照片——斯皮思与奖杯的合影。

即便在争冠的过程中从未落后过,那就是他全天看上去最为舒服的时刻。很明显,这不是享受争冠过程的标准案例。

“我希望这些球洞赶快打过去,”斯皮思说,“关于我的胜利,这是我唯一能说的事情。”

斯皮思与球童撞胸庆祝  最不安的时刻出现在他于TPC高地河流果岭上推杆不确定时。通常的一轮推杆——至少按照他的标准而言是如此——没有戏剧,没有延长赛,没有斯皮思左手握着沙坑杆,从沙坑中跑出来,与球童迈克尔-格瑞勒撞在一起庆祝胜利。

事实上,斯皮思领先54洞一杆,只是加重了他在后九洞的紧张。争取的不只是胜利,也包括再次证明他完美终结者的名声。这一点正是老虎-伍兹比别人做得更好的地方。

胜利就是胜利。逆转很酷。可是伟大的选手总是为自己能完美收官感到骄傲。

“我对此更为骄傲,因为我的感觉完全不同,”斯皮思说,“带着领先比赛的时候,我在收官的环节感觉更不舒服。由于更不舒服,那让比赛更具挑战性。因为只要我与这些选手打得一样,人们则期待我能取胜。然而如果我不领先,我没有取胜,仅仅是这一天不属于我而已。”

不要觉得斯皮思在领先一场赛事的时候紧张得要死。他谈论说当他处于领先的时候,好像在追赶一个鬼魂。而这个鬼魂就是目标杆数。很多时候,那比要弥补一个差距更为困难。

“谈到不舒服,我并不是负面的意思,”他说,“我的意思是说当你醒来的时候,你的心率会加速,那就是不舒服。可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希望看起来负面,因为那是我想进入的位置。”

他已经领先13次了。

斯皮思在这一点上不太愿意同任何人比较,最不愿意同伍兹比较。谈到收官的时候,斯皮思抱着这种心态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根本无法比较。

伍兹进入美巡赛最后一轮的时候取得领先或者并列领先,他的胜率为92%。这其中包括世界比洞赛3胜1负,那基本上等于还剩下一轮比赛的时候,取得并列领先。

在哈特福德取得胜利之后,斯皮思的领先战绩改善为8胜5负。他对这一点怎么看?

斯皮思对于伍兹以及他的纪录了解,而其中许多纪录看上去自己永远无法触碰。他感到好奇的是其他名人堂成员的胜率,比如:菲尔-米克尔森、埃尔斯和维杰-辛格。

这些人的胜率让他对自己的胜率感觉更好。

米克尔森在开始最后一轮的时候处于领先位置,战绩为24胜14负,胜率为63%。维杰-辛格的战绩为18胜14负,其中包括三年连续11次夺冠,当时斐济人处于竞技状态的巅峰。埃尔斯的胜率最高,只不过他在三人之中机会最少。他的胜率为12胜4负,但是这些战绩仅限于美巡赛。

伍兹是高尔夫之中完美终结者的证据还包括,尼克劳斯生涯的战绩为38胜25负,也就是60%的胜率。

并不是说哈特福特这样的时刻,甚或去年美国大师赛的失利——当时他在后九洞丢掉5杆领先——才让斯皮思去思考:他是一个优秀的终结者。2015赛季结束的时候——那一年他赢得了5次,有机会实现全满贯——他被问到是否考虑过再来一次。

“我需要完美的收官,”斯皮思那一天在卡帕鲁瓦说,“我已经多次收官成功。可是要成功收官,你必须要运气站在你的这一边。完美收官,那需要一种不同的心理状态,这是2015赛季之前几年我不知道的。”

与同时代的球员相比,斯皮思肯定在正确的轨道上。

达斯汀-约翰逊带着领先进入最后一轮的时候,战绩为6胜5负,而简森-戴伊为8胜7负。麦克罗伊为6胜5负。

以上种种情况的共同之处在于机会。而这是所有球员都希望的。

相关阅读:伍兹治疗中不忘与斯皮思比较:我的手下败将更强

卡式气罐充气阀-金色
观海听涛1-60㎡户型图-威海
采购艺术制品图片
卡式气瓶
观海听涛60-90㎡户型图-威海
江苏采购各类建工建材
卡式水表
观海听涛90-120㎡户型图-威海
德州实木压弯加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