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永镇仙魔第一百四十四章截杀

2020/01/23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永镇仙魔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截杀这一箭,似乎把双方都逼上了没有退路的决一死战。这一番话,却又让一刀堂的那些背刀汉子们心里忐忑不安。陈羲用

永镇仙魔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截杀

这一箭,似乎把双方都逼上了没有退路的决一死战。这一番话,却又让一刀堂的那些背刀汉子们心里忐忑不安。陈羲用这一箭来证实自己这番话的真实,他就是要让那些一刀堂的人知道,死亡就在他们面前。

陈羲也要让异客堂的汉子们知道,除了拼死一战已经没有退路。

远处,一刀堂大堂主郑歌眉头微皱,指着陈羲问:“此人就是异客堂请来的那位高人?”

“是”

他手下叫孟假的堂主回答道:“这个人近才出现在异客堂,不过他到了之后异客堂就先是打败了黑虎帮,然后灭了十三只香。传闻此人是某个大势力派来的,只是还不清楚到底是哪个势力的人。而且我怀疑,昨夜里出手杀了吴飞的就是他。我大概知道异客堂里那几个人的修为,没有一个是吴飞的对手。只有此人,实力不明。”

郑歌点了点头:“看他的摸样像是杀了吴飞之后身而退的,如此说来他的修为起码比吴飞要强一些……这样的高手,到底是哪个家族派来的?看他的年纪如此之轻修为却到了这个境界,不管在哪个家族都应该是被重点栽培的对象。可是大家族在意的人,又怎么会出现在异客堂这种小帮门之中?”

孟假道:“莫非是历练?”

郑歌沉默了一会儿后摇头:“不好说……一会打起来之后,让手下人先去猛攻。所有的堂主都不要动,我担心如果此人真是大家族出来历练的年青一代,身后应该会有真正的高手保护。”

他想了想之后说道:“吩咐下去,异客堂里的所有人都可以杀,唯独那个年轻人不能动。”

孟假应了一声,随即将命令传了下去。

“铁段”

郑歌大声道:“你来督战,但先不要自己动手。也不知道那围墙上的符阵到底什么作用,且先看一会儿再说。”

“是”

铁段应了一声,大步走到队伍前面伸手往前一指:“给我拿下这个大院,把异客堂的人尽数杀了。自此之后,西南这片地方不许再有异客堂的人存在。”

“杀!”

一个小头目喊了一声,率先冲了过去。

随着这一声喊,数不清的一刀堂弟子开始往前冲。虽然他们心里忐忑不安,可终究还是法逃避。他们只能祈祷敌人的羽箭不要那么精准,起码不要射中自己。至于身边人死不死,谁还管的了那么多。

那些人往前一冲,陈羲随即猛的往下一挥手:“放箭!”

一瞬间,箭如暴雨。距离很近,羽箭从射出去到钻进敌人的身体也不过是眨两下眼睛的时间而已。随着第一轮羽箭射出去,冲在前面的一刀堂弟子如被镰刀扫倒下的麦子一样,齐刷刷的被放倒下一排。

因为距离太近,围墙上的弓箭手多也就是射出两箭。第二轮羽箭显得有些松散,但还是把不少敌人放翻在地。

一个一刀堂的汉子恰好被羽箭射进了眼窝,他蹲在那哀嚎着,手抬起来握住箭杆,可是又不敢往外拔。血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很就湿了一大片。他那种助而又惊恐的摸样,让人不忍继续看下去。

另一个一刀堂的汉子箭正中咽喉,他两只手卡着自己的脖子想堵住伤口,血就从他的指缝里往外喷。他的眼神里都是害怕,往前走了几步之后身子重重的摔倒下来。倒地的时候,羽箭被撞的从脖子后面钻出来。阳光下,那顺着箭杆往下流的血如此粘稠颜色如琥珀。

尸体被后面的人踩了一脚又一脚,被绊倒的人来不及站起来又被踩死。一个人哀嚎着乞求别人绕开自己,然后他胡乱的伸手想把洒落在地的肠子收回来……他的手才伸出去,人就缓缓的倒了下去。

大街纵然再宽,终究不是荒原野战那样的战场。一刀堂的人很就冲到了围墙外面,可是迟迟不敢有人去触碰围墙。围墙上那诡异的符文,让他们觉得比羽箭还要可怕。

正是这种害怕,给了异客堂的人多的杀敌的时间。

站在围墙上的弓箭手每个人都能多射出一箭,而这个距离,每一箭都能杀死一个敌人。

“换长枪!”

陈羲在墙上大声喊着。

弓箭手随即丢掉了手里的硬弓,纷纷把放在脚下的长枪拿了起来,然后胡乱的往围墙下面刺。围墙下面的敌人足够密集,每一次刺出去的长枪收回来的时候,都能把一股血带上半空。

“撞门!”

铁段见手下人不敢去触碰围墙,被人居高临下的屠杀心里大怒,他指着没有画上符文的大门吼着:“把大门撞开!”

几十个一刀堂的汉子开始猛冲大门,一脚一脚的踹上去。

而这时候郑歌反应了过来:“不要怕,如果那些符文有用的话早就已经动了。给我爬墙上去杀!那符阵是假的!”

提醒之下人们才回过神来,踹门的话如果符阵有用早就已经发威了。人群开始向上攀爬,很围墙外面就挤满了人。而异客堂的汉子们已经杀红了眼睛,还在不停的往下用长枪一下一下的猛戳。

……

……

一个异客堂的汉子被人抓住脚踝从围墙上拽下来,人还没落地身上就已经被数把环首刀砍中。等到他掉在尸体堆上的时候其实已经死了,但是疯了一样的一刀堂的人围上来不停的一刀一刀的剁着,很那尸体就变成了肉泥。

身手不错的一刀堂弟子终于攻上围墙,杀开一条血路。后续的人不断的涌上来,就好像拍击着堤坝的大浪。

人数上的优势还是发挥了作用,很围墙上就被一刀堂的人占据了一块。

胡驴子提刀冲过来,一刀扫出去,刀气卸掉了前面敌人的半边肩膀,然后又劈开了后面一个人的身子。他如疯虎,一个人将杀上围墙的一刀堂弟子都斩杀。

“我去!”

一刀堂的孟假大吼一声,召唤出本命铁鞭掠上围墙。他和胡驴子战在一处,两个人的修为之力太过狂暴,才接触几下,围墙不堪重负的倒了下来。几十个人被坍塌的围墙砸中,但是对于一刀堂的人来说这就是机会。

汹涌的人潮从坍塌的缺口往里冲,而里面异客堂的汉子们已经堵的严严实实。刀刀见血,拳拳到肉。

尸体一具一具的倒下去,缺口处成了死亡之地。

陈羲看向远处,还没有烟火冒起来。

现在这个场面,已经只能将希望都寄托在白小声身上了。

一个一刀堂的人冲到他面前,挥刀要砍。陈羲抬脚将其踹飞了出去,那人飞出去至少七八米远后又撞翻了不少人。这个人显然是杀的红了眼,忘记了郑歌的吩咐。而此时陈羲其实已经看出来了,那些一刀堂的人很少会攻击自己。他知道这是之前宣传出去的谎话已经起了作用,一刀堂的人忌惮他可能真的是什么大家族的人。

胡驴子和孟假实力相当,两个人已经打的出了真火,劲气纵横,不少附近的人都遭了秧。而此时郭放牛被一刀堂另一个堂主缠住,也抽不出来身。陈羲看向高堂,发现他正被铁段逼的节节后退。

异客堂的实力终究还是太弱了,这种正面交战一刀堂很就能形成碾压的优势。

眼看着大批的一刀堂弟子冲进来,院子里已经变成战场的时候。陈羲终于看到一刀堂总坛那边有浓烟冒起来。

“大家杀回去啊!白堂主已经攻破了一刀堂总坛!”

他提高声音喊了一句,故意让对方的人也听的很清楚。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跑过来跟郑歌报信。郑歌的家眷都在总坛内,听说异客堂居然派人偷袭了总坛,他立刻就慌了,又怒又担心,也来不及多想,转身就往一刀堂总坛那边疾掠了出去。

一看到大堂主走了,剩下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是继续进攻,还是回总坛支援?

陈羲看得清楚,见郑歌往回冲出去,他立刻从围墙上一跃而下,从另一条路冲出去直奔一刀堂总坛。高堂和郭放牛等人被缠住,一时之间倒是法脱身。

陈羲凌空从一座小院上面飞过,然后脚在围墙上点了一下,他的身子如炮一样向前急冲,又穿过了两个小院后身子一翻落在大街上。

恰好将郑歌拦住。

“你敢拦我!”

郑歌脚步骤然一顿,看着陈羲怒吼道:“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若你不让开不管你什么来历,我也照杀不误!”

陈羲却摇了摇头:“你放心,我交代过手下人不会为难你的家眷。只不过一刀堂和异客堂之间必然要有个结果,与其死多的人,倒是不如直接来个了断好。”

“你以为你杀的了我?”

郑歌冷笑:“你们异客堂的堂主都加起来,我也能杀光。我再说一遍,你若是不让开我立刻就杀了你。”

陈羲一伸手,青木剑骤然而出。

“我倒是想试试能不能拦住你。”

郑歌嘴角抽搐了几下,一柄长刀出现在他手里。这长刀上带着一股杀气,陈羲看得出来那刀绝非凡品。一刀堂的背后是圣堂黄家,而黄家的人都喜欢用刀。其实这已经很显而易见,没有黄家的支持一刀堂就做不了西南大的黑道势力。

这把刀,说不定也是黄家的人赏给郑歌的。

就在郑歌心意准备面对陈羲挑战的时候,路边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商贩忽然一伸手,一柄长剑幻化出来直奔郑歌后心。两个人距离很近,长剑瞬息而至。就在出手的人以为必然成功的时候,电光火石之间郑歌转身一刀劈落,当的一声把那长剑劈飞了出去。

本以为那剑上的力度会很强,可是劈出一刀之后郑歌才发现那剑上居然没有几分修为之力。他一愣神的时候,那个商贩的小推车里忽然有一人暴起,凌空一棍砸了下来。那铁棍足有两米,棍风凌厉!

郑歌只来得及将长刀一架,铁棍就已经砸落。

砰地一声!

郑歌脚下踩着的青石板都碎裂,郑歌的两条腿深深的陷入坚硬的路面之中,一直深陷到了膝盖部位,可见这一棍的威力有多强大。

而就在此时,陈羲的青木剑到了。r1058

贵阳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北京军海医院预约电话
长春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青岛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锦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