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漆黑的夜晚

2020/08/07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漆黑的夜晚能说出来的委屈不算委屈,能说出来的痛不算痛。在我幼年时,父亲的去世成了我说不出来的痛,直到现在,我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即使说出

漆黑的夜晚

能说出来的委屈不算委屈,能说出来的痛不算痛。在我幼年时,父亲的去世成了我说不出来的痛,直到现在,我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即使说出来,仍然是泪流满面。我是三个孩子里的老大,父亲去世时我才八岁,所以,只有我对父亲有那么一点点的记忆,我想我应该写点什么回忆我的父亲。

父亲去世时留下了一支钢笔,可惜在给他烧九年纸时,母亲很忙,忘了收起,家里人多杂乱,那支钢笔便不翼而飞了,母亲为此婉惜得不得了,因为,我和弟弟都舍不得用。

父亲留下的另一样东西是一把凤凰琴。我不知道这只小小的凤凰琴从何而来,可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碰过,我后来问过母亲,父亲真的会弹吗?母亲说父亲真的会弹,只是弹得不好。一个农村的大老爷们,成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能有如此雅兴,还能弹一曲凤凰琴,已经很难得了,好不好听的谁在乎呢。

记忆里,每年过年,我总是穿一件红花花的棉袄,或棉袄上罩一件红花花的罩衣,因为,那个红花花是父亲的最爱。母亲曾告诉我,有一年,父亲要出门采购年货,母亲就和他商量,要不要今年给我换一种花色的过年新衣。可等父亲回来,仍然是一块红花花的。父亲说,他一眼就看上了这块布,只因母亲说要不要换花色,经过左思右想,最后还是觉得这块红花花的布最好看。

和父亲的最后一面让我永远无法忘怀。父亲去兰州做手术,可是大家都知道时日不多了,便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被送回了家,这件事只瞒着我们母女。半夜,姑姑来敲门,说父亲回来了,母亲和我才哆哆嗦嗦地穿衣起床。父亲已经没人样了,脸颊下陷,双眼下陷,脸色很黑,脸上没一点肌肉,这和平日里的父亲完全判若两人。


鸡西白癜风治疗医院
阜阳看白癜风医院
济源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兰州白癜风治疗医院
日照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