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张爱玲小团圆里的啊提修是一种什么菜

2018-10-14 05:39:21
“啊提修” 正在读团圆。 一个细节,学法语的同学会觉得有意思。九莉的妈妈(因九莉过继给别所以称亲妈为恒隆华府二婶),从国外回来时,常挂个口头语“呜啦啦”,还喜欢吃一种菜,名叫“啊提修”。 “‘呜啦啦!’蕊秋惯用这法口头禪含笑惊嘆,又学会了爱吃千叶菜‘啊提修’,煮来一大盘, 盘子上堆著一隻灰绿的大刺猬,一瓣一瓣摘下来,略吮一下,正,若有所思。” 这个“啊提修”是个什么菜?如果是在几年前,读到这个词,我可能会一带而过,不去想它是什么。但是现在,尝过了它的滋味,就觉得好玩,尤其张爱玲对它的翻译,她提供了一个音译一个意译:“啊提修”和“千叶菜”。 严重怀疑,几乎肯定,这个东西,就是Artichaut,洋蓟,也叫菜蓟、朝鲜蓟。张爱玲称为“千叶菜”,更形象,音译为“啊提修”也算神译,法语音就是“啊-喝-提-受”。 张爱玲有一种不动声的幽默。从她和妈妈的关系来推断,这段的口吻,是对洋派妈妈的温柔嘲讽。张的母女关系,我正在琢磨,会马上写一篇。 这里先说“啊提修”这个菜,在国内时我从未见过,我是北方人,没见过这东西,不知道南方有没有。国后在超市常见但不知道怎么吃,直到两三年前才试着吃。西方人爱煮烂了吃,或者放披萨上点缀。我喜欢酱油炒,吃方面,就是西化不了。味道相当不错,但即便是中式吃法,酱油炒了依然得用手抓着又啃又吮,吃相比较蛮夷。 这个“啊提修”,我祥生群贤府们的集体菜园里也有好几棵,多年生蔬菜,两年可长一大扑棱,很壮观,花也很大很美。据说对健康很有些好处,当然,所有的蔬菜都是对健康有好处的。 从“杂种人”到恒鑫浅山小镇“混血人”----张爱玲的“种族歧视” 张前期写老外,很好玩,对他们,总有一种野人蛮夷来天朝大国朝圣的观感。桂花篜-阿悲秋里,对老外恋爱时的吝啬算计,画淋漓。连环套对外国基督教“尼姑”的八卦碎嘴拉皮条骗供奉等等,也是极尽描绘讽刺。 前期张爱玲,对东西混血人,一般都用歧视语“杂种人”,这种歧视,是天朝大国贵族世的传人们很容易采取的一种态度。团圆中,貌似换词了,多用“混血人”。 她己也险些生了个“混血人”。人生不能重来,如重来一次,值当今时,她一定不会如此囧迫,或者可以迎来生命中那个生命,唏嘘。 历史诡谲变幻,写团圆时的种种疑虑,放在如今,那真不叫一个事了。站在变幻了的历史布景下,荒谬感总归是有一些的。也许很多沧桑,早在时候,观看支离破碎的的时候,她已经见惯。 无论三毛和张爱玲,双重化背景对他们的写作都是有影响的。三毛力图两种生活都过足瘾,张爱玲则一直一直是冷眼旁观。三毛累,张爱玲寂寞。 去国十年,回头再读三毛张爱玲,读些新的东西,很有意思。慢慢来。[url=http://ms.sktveqmd.net]福州美食网[/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