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仙壶农庄 第1035章 品酒会(上)

2020/01/16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仙壶农庄 第1035章 品酒会(上)“这丫头究竟跑哪儿去啦?!”只披了一件睡衣的萧平慢慢走回卧室,心中满是惆怅和不解。从初次萧平和

仙壶农庄 第1035章 品酒会(上)

“这丫头究竟跑哪儿去啦?!”只披了一件睡衣的萧平慢慢走回卧室,心中满是惆怅和不解。

从初次萧平和徐佳相识起,两人之间的小摩擦就一直没有断过。然而即便如此,其实萧平对这个性格直爽,而且充满了正义感的野性美女还是很有好感的。否则以萧平的性格,就算徐杰是他再要好的朋友,也不会轻易答应今后会好好照顾他的妹妹。

当然,之前萧平对徐佳的感觉也仅限于有好感而已,否则萧平也不会拒绝徐杰要他当自己妹夫的要求了。然而在徐杰被杀后,萧平看到原来坚强的徐佳伤心欲绝的样子,这才知道原来她也有如此软弱的一面,这也让他对徐佳多了几分怜爱。只是萧平知道徐佳向来自诩坚强,所以从来没有把这份恋爱表现出来。

这份怜爱在萧平心中慢慢发酵,最终变成了介乎于亲情和爱情之间的一种感情。如果没有昨晚的疯狂,也许萧平会一直保留这份感情,把徐佳当成亲妹妹来照顾。然而当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萧平当然把徐佳当成了自己的女人。眼下徐佳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自然让萧平非常挂念。

“还是报警吧。”萧平最终还是不放心徐佳,作出了报警的决定。

然而当萧平去拿桌上的时,却发现下面压了张写满字的纸条。这让萧平心头一喜,连忙拿起纸条看了起来。

“我走了,别来找我。”看到这第一句话萧平就忍不住苦笑。果然是徐佳主动离开的,否则昨晚他不可能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其实昨晚我和亲热。本来只是想借此感谢你为我哥报仇而已。”徐佳的信也符合她直爽的性格,确实是怎么想的她就怎么写:“可是和你睡了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只是一直不想承认而已。其实我知道自己早该面对现实,感谢你为我哥报仇什么的理由,完全就是为了说服自己而找的借口罢了。”

看到这里萧平也忍不住轻声地自言自语:“这个傻妞,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走呢?”

想到这里萧平继续往下看:“不过我也知道你的女人太多了,所以我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想清楚究竟该怎样面对我们的关系。这段时间里我会到世界各地去旅游,顺便平复一下因为失去哥哥而悲伤的心情。所以你就不要想着找我了,也许……等我想清楚之后,会回去找你的。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常伴在你的左右,就算你赶也赶不走。好吧,我承认我很期待那一天。再见!”

信写到这里就结束了,最后的落款只有一个“佳”字。萧平默然无语地对着薄薄的信纸看了好久,然后才无奈地笑道:“这个傻妞,还真是……敢想敢做啊,希望她能早点想通回来吧!”

萧平是很了解徐佳的性格的,既然她已经作出了决定。那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就算想办法找到了徐佳,她也是绝对不肯跟着自己回来的。如今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就像徐佳在信里说的那样,等她想明白了如何处理和萧平的关系,自然就会回来了。萧平只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也省得自己老是对这个倔强的运动美女牵肠挂肚。

让萧平多少感到些安慰的是,徐佳以前毕竟是位资深特工。以她的本事和阅历。就算环游世界也不用太过担心安全,想必自保总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这个想法让萧平多少感到一些安慰,他小心地把徐佳留下的信折好放进钱包。同时在心里暗暗决定,在徐佳回来之前,这封信就要一直随身携带着了。

萧平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徐佳只是说要周游世界散心,解开心结后就会回来,所以他在郁闷了一会后,也很快就从这小小的打击中缓过神来。

“希望她玩得开心。”看着窗外的美景,萧平喃喃自语:“然后尽快回来找我……”

眼下酒庄的葡萄都已经榨成汁送进了酿酒的大罐,就连徐佳也已经离开了,萧平实在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下来。然而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皮埃尔却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前阵子皮埃尔一直在诺曼底的农场协调种植事务,所以耽误了酒庄收获葡萄的时节。当然,皮埃尔本来就不是酒庄的负责人,他就算不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眼下身为大老板的萧平都到了,皮埃尔这个法国分公司的经理自然没理由不来了。更何况皮埃尔还有个很重要的计划,必须当面和萧平商量。

萧平向来是个随意的人,眼见皮埃尔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显然是最近忙得不轻,于是无所谓地道:“我说老皮,我来只是因为对酿酒很有兴趣而已,你忙就不用亲自赶过来了嘛。”

“我不姓皮!”法国佬习惯性地辩解了一句,然后神秘兮兮地对萧平道:“亲爱的萧,其实我这次来酒庄,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见皮埃尔神情严肃,萧平也不再和他开玩笑,立刻点了点头道:“你说!”

皮埃尔刚想开口,就看到郝叟笑眯眯地走过来了,立刻笑吟吟地对萧平道:“萧,酒庄的葡萄今年还真的收获了,郝叟他们把钱输给你了么?”

见皮埃尔这么说,萧平也知道他是不想让郝叟知道那件事,立刻笑吟吟地道:“当然给了,不过我已经决定在葡萄收获期后,用这笔钱请大家好好喝一杯。”

皮埃尔开心地笑道:“哈哈,那我这次可是来对了。”

郝叟没好气地看了幸灾乐祸的皮埃尔一眼,然后才对两人道:“所有的葡萄汁都已经装进发酵桶,头次发酵正式开始了。”

听郝叟说到了酿酒的事,萧平脑中灵光一闪,连忙对两人道:“对了,我也酿了一些酒,已经经过两个多月的二次发酵了,这次带了一些来,请大家品尝一下给点意见吧。”

萧平说的红酒,当然就是他在炼妖壶里酿的那些。虽然两个多月的二次发酵时间偏短,这红酒只是初步拥有了自己的风味而已。不过如果能让郝叟和酒庄里的内行品尝一下的话,他们应该能估计这酒的大概品质究竟怎样。

皮埃尔和郝叟认识萧平的时间不短,知道这位老板总能带来各种惊喜,闻言自然是大为开心,忙不迭地点头表示愿意。

郝叟知道萧平曾经带走几只顶级橡木桶,比皮埃尔更加期待他酿出的红酒。为了慎重起见,郝叟提出请附近几个酒庄的品酒师一起品尝萧平酿造的红酒。

反正酿酒的事迟早也瞒不过别人,要是这次酿出的红酒品质很高,也等于变相的给酒庄的红酒打了广告了。考虑到这些问题,萧平毫不迟疑地点头答应了郝叟的请求。

郝叟兴冲冲地打通知相熟的品酒师,让他们立刻赶到圣壶酒庄来品酒。而萧平则趁着等待客人到来的机会,回自己房间从炼妖壶的橡木桶里抽了两瓶红酒出来。

这也是经过二次发酵后,萧平首次看到自酿的红酒。这酒呈现出深红的颜色,似乎比他以前喝过的红酒更浓稠一些。红酒刚被抽到瓶里,一股浓浓的、带着明显果香的酒味就飘散开来。酒味中除了蕴含着浓浓的果香外,还有种特殊的香气。这种香气显然来自特制的橡木桶,那种淡淡的木头香味,着实为这红酒增添了非常特殊的风味。虽然萧平并不是个好酒如命的人,但这股酒香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

“真是不错啊。”萧平看着瓶中的红酒喃喃自语:“看上去比我以前喝过的那些红酒都要好。”

当然,这只是萧平个人的看法。他毕竟不是红酒专家,也不能肯定这红酒的品质究竟怎样,说到底还是要交给专家鉴定一下才行。

好在萧平并没有等待太长时间,郝叟通知的几个品酒师就都赶到了。今年圣壶酒庄刚种了一年的葡萄就进入了结果期,已经成为附近地区的同行们津津乐道的一件事。眼下是郝叟发出了品酒的邀请,这些品酒师自然尽快赶来,想知道圣壶酒庄还能有什么令自己意外的事情发生。

等众人都到齐后,萧平把那两瓶酒拿出了来。

郝叟请来的品酒师们见这两个瓶子上连商标都没有,就连瓶塞也是临时盖上的,都觉得有些意外。他们本以为郝叟请自己来品鉴的是圣壶酒庄新近酿造、准备上市销售的红酒,不过从眼前的情形看来显然不是这样。

其中一个和郝叟最熟的品酒师忍不住问道:“老郝叟,这酒不是你们酒庄产的吧,看上去好像还没有最后完成嘛!”

见几位同行都面露疑惑之色,郝叟笑眯眯地向他们解释:“这酒是我老板自己酿的,这才经过两个月的二次发酵而已。今天请各位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这酒有没有继续酿造下去的必要。”(未完待续)

井冈山大学附属医院
九龙坡区妇幼保健院
承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治疗白癜风惠州哪家医院好
太原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