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侠客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落日的余晖映照在这座小城,晚风吹拂着杨柳,河面荡漾着金黄色,行人渐渐稀少。他望着窗外,放下手中的诗书,兀自叹息。又一日结束,这日子依旧重复。

落日的余晖映照在这座小城,晚风吹拂着杨柳,河面荡漾着金黄色,行人渐渐稀少。他望着窗外,放下手中的诗书,兀自叹息。又一日结束,这日子依旧重复。  翌日,他醒来时,父亲的铁匠铺已开始响着清脆的打铁声。父亲铸剑,远近闻名,慕名而来者不少,得父亲剑者却很少。求剑者会和父亲博弈,品茶品说江湖,江湖一直不太平,终年腥风血雨。求剑者会表演自己的武功,父亲根据观察以后决定是否为其铸剑,所铸之剑总会令其满意。这是条十字路口,每天商旅行人来往络绎不绝,母亲在剑铺前搭了个草棚出售茶水。  他在楼上学习诗书棋画,从四岁那年到如今十四岁,日复一日,母亲亲自给他教授知识。他猜度母亲以前定是出自名门的大家闺秀,普通人家不可能懂得这么多文字之事。但他想不通为何现在父母亲会甘愿过这种清贫日子。他是不喜欢现在这种生活的,不是说日子清苦,他的生活是很不错的。他厌烦的是读书吟诗的日子。  六岁那年,他看见背着剑的侠客,披着散发,长长的刘海遮住前额的中年男子在母亲的茶棚喝茶,母亲忙于屋中事叫他照看下。几个当地恶霸欺负一个卖艺的女子,中年男子愤怒拔出剑,一声怒吼,与恶霸展开一场决斗。周围的大人和孩子吓得四处惊叫逃窜,昏过去有之,尿裤子有之……唯独他,淡定自若,并拍手称快。恶战之后,恶霸逃窜,中年男子暗暗叹服于他:此孩不简单。中年男子付账欲转身离去时,他扑通跪下:叔叔,收我做徒弟吧!  母亲从屋里出来,见此情景,顺手提着扫帚冲过来对他一阵狂抽,中年男子说道:“大嫂……”便被母亲河东狮吼的“滚”字镇住了。那是他次见母亲如此动怒,如彪悍的母狮。他不知缘由,久久僵住。  从此,他再也不敢提与读书无关的东西。每每看到窗外提着剑的人,他总是兴奋不已。有来向父亲求剑者,他偷偷看他们在父亲面前表演的武术,只须一遍,他就铭记于心,然后他又失望地看着他们提着剑消失在远方。  他时常偷跑到后山小树林练习偷看到的武术,在后山他遇到那个中年男子,他给他一套武功心法,并教他学习基本心法。  十六岁那年,父母为他举行成人礼。毕後,父亲叫他许个心愿,他随即说道:“我想学武,仗剑天涯,行侠仗义,除恶扬善,给江湖给武林一个太平……”话未尽,他从父母脸上的阴霾知晓事不对劲。他掩饰尴尬:“我……已经……成年了,我有权……做……我想做的事”。  这次,母亲没有发飙,她默默离开餐桌,她竟忘了收拾。父亲沉默如雕像,久久未动。那晚,他辗转难免,脑海里不断回想:为什么不让我习武,而要去读那狗屁的之乎者也。  自此,他与父母关系僵到,父母再没和他说话,母亲不再督促他吟诗作文。他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可回头一想,他又说自己没错。但他却比以往更加刻苦地努力学习了,他试图通过这样使毅力忘记有些东西,他不知道的是母亲偷看到他认真学习时落泪的样子。  剑铺前围着许多,大家都在议论:木师傅怎么不铸剑了?于是他才知晓父亲关了铺子。可在接下来的日子铺子里却不断传来打铁声,日日夜夜不停歇。他不明白父亲究竟在干嘛。他愧疚了,开始动摇了自己十多年坚持的理想。他更加投入到书本中,作个文人,考取功名,父母要的不外乎如此吧!  三月后的某晚,父亲到他的房间,递给他一把剑,他从鞘中,眼睛直视青色的剑,那剑仿佛有一股寒光射进他的眼中,月光冷冷洒下,和那青光剑相融合。他抬头看着父亲,父亲依然神色严峻。他跪在父亲面前,号淘大哭,父亲用颤抖的双手扶他起来,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说:“凌儿,为父知你已成年,你应该做你想做的事,只是江湖险恶,人心更险恶,为父担心你会变得……”父亲不再说下去。父亲交给他一封信说:“为父年轻时有一挚友,先已隐退江湖,你可去找他,如你能学得他武学的十分之一”便可自由江湖行走于江湖。那天晚上父亲和他说了许多话,那是一生中父亲对他说的对多的话,也是一次。  翌日清晨,父亲为他打理好行装,父亲再次说:“这剑是我三月来精心所铸,为父此后再也不铸剑。”他说:“爹,孩儿一定勤学修炼,还江湖武林一个太平,不给爹娘丢脸”。父不言,持久才说:“去向你母亲道个别吧!”他来到母亲卧房门前,唤了三声“娘”屋内无人应,于是他说了长篇的感恩与道歉的话,母亲亦不搭理,他跪在门前重重的磕了十六个响头,他不知道屋内的母亲一直在掩面哭泣,直到听到他磕头时心更如刀绞般,几欲起身开门却又坐下。磕完头後,他转身离去,额头沾满血迹。  他骑上马,道别父亲,绝尘而去。母亲从房内踉跄奔来,看着飞扬得尘土,终于号淘大哭。  关外野店,烟火绝。月色入户,他立于窗前,难以入眠,寒风阵阵,他听见瘦马在马棚你嘶鸣。第二日,天未亮,他便起身远行,每走一步,便觉得离南山又近一步,他心如澎湃之海。  路过一竹林,见前方刀光剑影,他欲上前探个究竟,见一伙持刀大汉在和一群人厮杀,只见那群人护着一紫衣女子撤退,他骑着马奔赴那女子身旁拉上马背,快马加鞭……  出竹林后,他问送她到哪?她掩面哭泣不语。后来他知晓她的父母被仇家杀了,现在只剩她孤身一人,无所依,说着泪花了妆容。他开始有点心疼这个女子。  “你叫什么?”  “阿紫”  “我姓木,单名一个凌字。”  “又没问你”  “你问不问我都叫木凌”  ……  马背上他们一路说着终于到了南山。群山连绵,云雾缭绕。他们经人指引终寻到南山老人的住所,竹林深处,临溪而居,好一派幽静之地。他出示父亲的信。老人看完后说:“青云已经把你的事告诉我了,今后你就跟着我习武吧!老叟此生只收一个徒弟,你是个,亦是一个。”  从此拜师南山,习武练剑,南山老人藏有大量武学典籍,夜幕后挑灯苦读,他此时被这以前从未接触的江湖深深所吸引,阿紫夜夜陪伴着他。尺案对面看着他,双手撑着下巴,眼睛盯着他看,看他浓厚的眉,思索时皱着的额头,薄薄的嘴唇,高高的鼻梁……天凉时为他加衣,酷热时为他扇风,为他续茶,为他挑灯油……他看她倦了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她睡着时时微笑的,粉红的脸蛋,娇小的唇……他忍不住想亲吻她,还未接触到,她已醒来。他不知所措,脸红心跳,她感到抱歉自己睡着了。他说累了就去睡吧!她说这样陪着他挺好……  他在南山老人这儿学了三年,老人说没有可教的给他,他可以出山了。出乎意料,阿紫似乎很不高兴,而他是兴奋的,他兴奋的忘乎所以,于是他也没太在意。原本他是希望阿紫和他一起出山的,但阿紫却说师父老了需要照顾。他也就没管,现在他一心只想江湖。  江湖!江湖!江湖!他骑着白马,背着剑,一袭白衣,踏着春风马蹄疾……  江湖掀起狂热,木凌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恶人听之丧胆,那些不可一世的恶棍都倒在他的剑下,出剑即死,快得死者都不曾看着剑出鞘。剑却不沾一滴血。每天都有人死,死者都是该死的,江湖一边有人拍手称好,一边有人吓得坐立不安,食之无味,寝之噩梦连连。  某秋日午后,秋雨后天微凉,他路经一客栈,见天色已晚,便进去欲借酒暖身子。店里坐满了人,皆戴斗笠佩剑。店出奇的静,只有一张桌坐了一衣着华丽的少年,独自悠然品酒,他见已无空座,便走到那少年前,少年对他点头微笑示意他坐,他亦回以微笑。少年道:“一起喝吧!”  那天客栈发生了一场恶战,佩剑戴斗笠者和少年之间。少年武功出奇的高,他觉得不需自己出手,抱剑在一旁兀自观看。有一人在背后向少年使暗器,他用剑打飞,暗器杀死那人。少年回头微笑。  秋风阵阵吹起,落叶漫天飞舞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死尸,客栈几乎成了废墟。少年扔给躲在柜台下瑟瑟发抖的店家一包银子。  少年叫季白,呼云山庄少主。他引他去见他的父亲,呼云山庄庄主季未华。此后,他和季白形影不离,白日在一起研习剑术,武功秘籍。他在这儿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金钱和美女和酒使他迷醉,夜夜笙歌……  他有时会想起阿紫,他会感到愧疚,舞女中有个叫阿紫的,他格外宠溺她,似乎这样他就不愧疚了。  他时常去杀一些人,季氏父子口中的江湖败类,有时,誅灭满门,妇女和孩子也不放过过。季未华说防止以后寻仇,再给江湖添乱。  他一开始怀疑那些人是否真如季氏父子所说的那么坏。季白道:“我把你当兄弟,我们把你当亲人,对你如此好,你竟怀疑我们?如果你不相信我们你可以走,从此恩怨两决……”他被问得连连抱歉,但是他终究舍不得的还是那荣华富贵。人都是欲望的动物,当富贵名利摆在面前时,许多人都开始忘记了心中的理想,跪拜在这些东西之前。他终不再怀疑,名单到手,干净利落。  有次,他得到名单,前去行动,那是个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男子神采奕奕,气宇轩昂。那人问何人派他而来?他道谁人并不重要,他只是为江湖除恶。那人哈哈大笑,这笑异常迥异,他感到浑身发麻。“我知道是季氏父子派你而来,木凌,前期的你为江湖除恶扬善,我感到江湖有救,没想到现在你也沦落为奸人走狗”。这样的话他听得多了,他认为那不过是死者临死前为出口气而说。这次他的剑并不能简单杀死眼前这个人,他处处出狠招,那人都轻易躲过,而那人并无半点杀气。  中年男子的幼女从屋内出来,幼女叫到“爹爹”,那人分神,他遂一剑刺破那人咽喉,青色的剑次沾上一滴血,晕化出一顿血色梅花。他诧异,但随即提剑向女孩走去,妇人从屋内急忙跑出拔出短剑,跪在他面前道:“孩子还小,求你放过她吧!”遂自刎。女孩三至五岁,眼中没有一丝恐惧,出奇的平静,没有悲伤。女孩看着地上的爹娘,再看看他,看到他的剑,兴奋地说道:“好漂亮的花!”说着奔来。他未及反应,剑再度盛开一朵梅花……  那夜,他莫名失眠,他想起剑上次沾上血开出梅花,他想起那女孩的眼神,那么清澈。他开始恐惧,周围出现的尽是那个女孩一样清澈的眼眸。他想起自己的爹娘,还有阿紫……  他陷入一种孤独之中,二十年来,他想的尽是江湖事,他甚至完全模糊了爹娘的影子。  月色入户,他辗转难眠。于是穿衣出门走走,行至中亭,见季未华房中灯仍亮,有两个人影在交谈,出于好奇,他轻声走去,侧耳倾听。他脸色大变,原来自己真的沦为别人的工具。他太年轻,终究还是太冲动,但双拳终不敌四手。剑又不在身旁。侥幸逃脱,但失一臂。昏在一尼姑庵,醒来时他模糊听见小尼姑和老尼姑争论,关于他的。现在他是江湖败类了,武林恨不得将他置之死地。老尼道:“我看他心地不坏,只是被坏人利用……”他偷偷离去。  阿紫见到他时,泪刷地流下来。那时他也不再风度翩翩,头发散乱,胡渣丛生,衣衫褴褛,没有白马,没有剑,又失去一只手。师父已过世。阿紫抱怨他不该去管江湖,她说她的父母就是被江湖所害……  他静下心来思考,他觉得以后的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和自己所爱的人度过就好。  他想到了爹娘,很久没见了。他决定去探望下父母,他告诉阿紫会尽快回来。  季氏父子霸占武林,到处追杀他,父母惨遭毒手。他见到的只是空房一座。旧楹联红褪墨残,鹧鸪声声清怨。他抚摸着剑铺的门,声泪俱下……复仇的火焰被点燃。  阿紫劝导他不要再生恨了,恨会让人失去理智,失去爱的美好,变得残忍、麻木……他终不去理会,他想要报仇,想夺回失去的荣誉,……阿紫苦苦哀求,他还是毅然离去。他说等我!  再次遇见季白时,他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剑。季白依然风度翩翩,看不出一丝讨厌,季白说你终于来了!这句话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所说!他说剑用得还顺手吧?季白拔出剑爱怜地看了看抚摸着说但我终究不是他主人啊!剑扔向空中,他腾空而起,季白亦腾空飞起。  季未华见到他时知道儿子已倒在他的剑下!他们之间双方都带着仇恨的杀气。他太疏忽了,掉进封闭的地牢。  阿紫一路是跟踪他的,她知道他定会出事。当阿紫偷了钥匙来到他面前时,季未华带着大批随从跟过来。“木凌,我就是在等你们团聚,据说她怀了你的孩子。哈哈……白儿,爹替你报仇了”。阿紫说的对,仇恨会使人心里变得扭曲。他冲出去时,终于号淘大哭。他的命是阿紫换来的,还有他那未出世的孩子!季未华和他的人马陆续追来!  被折磨得狼狈不堪的他现在没有任何能力和任何一个人战斗。他只得拼命的跑,掉下悬崖……  当阳光照在他脸上时,他艰难地睁开眼,浑身剧痛,动弹不得,直到休息很久才勉强能动。他此时才发觉无处可去,原来他竟没有一个朋友,现在亲人也都离去。他行至一农家掏出一玉坠给农家住下……  季未华继任武林盟主那天,他去了,身着一身农民服装,看台上季未华虚伪的表演,他吐了,吐得很厉害。第二天季未华死在客房,脖子上一条浅浅的伤痕。    乘一叶扁舟,入景随风望江畔渔火  转竹林深处残碑小筑僧侣始复诵,  苇岸红亭中抖抖绿蓑邀南山对酌,  纸钱晚风送谁家又添新痛?  独揽月下萤火照亮一纸寂寞,  追忆那些什么?你说的爱我,  花开后花又落轮回也没结果。  苔上雪告诉我你没归来过。  遥想多年前烟花满天你静静抱着我,  丝竹声悠悠教人忘忧若南柯一梦。  星斗青光透时无英雄心猿已深锁,  可你辞世后我再也没笑过。  独揽月下萤火照亮一纸寂寞,  追忆那些什么你说的爱我。  花开后花又落轮回也没结果  苔上雪告诉我你没归来过。 共 51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诊断检查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
昆明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