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百度陈尚义我所理解的互联网

2019/08/08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2015年5月23日,备受瞩目的“2015中国“互联网+”千人论坛”活动在北京新世纪日航饭店

2015年5月23日,备受瞩目的“2015中国“互联网+”千人论坛”活动在北京新世纪日航饭店隆重举行,百度技术委员会理事长陈尚义先生在论坛上做了题为“我所理解的互联网”的主题演讲,他与各位嘉宾分享的是满满的干货。以下为演讲实录:

早上好!谢谢主持人的介绍,谢谢主办方盛情邀请。今天的大会以互联网+为主题。主办方邀请我来做分享,我讲什么呢?想了想,就叫“我所理解的互联网”。我之前在一个很传统的企业,后来去了互联网企业。其实互联网很大,互联网也各不相同,今天我在有限的时间里跟大家谈一谈。可能有一点点盲人摸象的感觉,但是我把我深刻的体会跟大家做一些分享,这是一些干货。

,传统教育。我们在讲做一件事情、做一个项目,都有“金三角”在互相制约:成本、质量、速度。

当这三者达到一种平衡关系时,这个事情才能做好,或者说做任何一件事情在有限的成本、时间里达到一定的质量。但是这件事情在互联网公司里有一个变化--速度为先。中国有句话是快速迭代是互联网的核心竞争力。当然,说起来容易,但是身临一线时体会很多。互联网带来的是,在很大程度上带来的是质量的降低。表现在什么方面?工程化、标准化等等,但是在用户体验上是要提升的,而且区别于其他的传统行业,提升了很多。

速度是互联网企业追求的主要目标。

在很多公司,互联网公司,在由PC年代向移动年代转型时为了快速抢得入口、抢得用户、抢得流量,他们不惜血本,甚至有企业大幅度降低了利润率。当然还有很多例子,比如说滴滴打车,滴滴打车有很高的补贴,这种补贴实际上就是说不惜成本以快的速度来抢占客户。美国有一家公司Uber在中国。我们昨天问一个司机为什么不加入Uber而加入滴滴。他说滴滴在中国的用户量越来越大。在互联网里还有一句话“只有、没有第二”。所以谁能抢到的位置,他可能会牺牲质量。质量不是用户的体验,而且是不惜血本。当然互联网企业在很多方面还体现在敢花成本上,比如说互联网企业把人才的价格搞得很高,现在中国互联网巨头里,绝大部分都有国际的人才。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是非常高昂的。我刚才所讲的这些,无非就是说质量、成本让位于速度。这是互联网追求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当然了,快还体现在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因为一开始个版本也许并不好,但是它会很快变化。这是追求快的另外一个维度。

第二,实践先于理论。这话讲起来也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是在互联网企业里要把它做到。

工程技术方面的事情,由于在中国发展互联网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规模性的问题,由于人口的红利使得互联网入口,同时访问一个网站,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压力。同时后台的数据,因为做搜索的是要查全网的数据,整个互联网的数据要排到一起进行整理。那么后台存储规模等,这是别人没有遇到过的,没有理论支撑,没有任何经验和先前的版本可以供你参考,没有,那么这个时候要敢为天下先,必须要发明一套办法解决庞大用户数所带来的问题。

不仅如此,在很多领域它也突破了条条框框。我也一个朋友也是在BAT其中一家大公司,他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了11年,负责的是信息安全,他说这份工作是合法的工作,而之前的工作都是打政策的擦边球。比如说互联网支付,那和我们国家支付条例是冲突的。假如想做网上虚拟货币的支付,虚拟货币也是政府所没有放开的。如果说没有打破条条框框的狠劲儿,就不会有滴滴专车出现。也就是说,所有实践行动是超前的理论,甚至是超前于法律。传统行业是国家怎么规定的,我就怎么做。而互联网企业,是说法律没有说不让我做,或者法律没有说清楚的什么不可以做,他就做了。

我相信各大互联网公司,PR能力、GRP能力非常强大,他们有非常强悍的队伍在处理这些问题上。

第三,用户体验为王。这句话没有错。大家说做传统行业,也是满足用户体验,提高用户满意度。比如说做冰箱的企业,也是这样做,根据用户需要不断转变。但是这里与互联网企业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呢?互联网企业提高的是用户的体验而不是客户的满意度。这里头我刻意区分一下,客户和用户的区别。客户一般是掏钱、买东西、做决策的人。比如说掏钱的人一般是买冰箱的主人,而用户是家里的保姆、做饭的人。出钱人认为我们家要买一个大冰箱,非常气派。但是用的人觉得用起来不爽,他会有很多牢骚,他会跟他的主人说,这个冰箱不好用。

我再讲一个我深刻的体会,我们国家发展的自主操作系统很多年,但是到现在仍然在努力过程之中,收获并不是尽如人意。为什么?因为决定用国内操作系统的人,国产主机、CPU等,这个放在一起,大家会认为有问题。政府的官员觉得这些和国外一样,所以可以用,可能有些细节上不太满意,但是这没有关系。因为特别是在政府机关里,就那么几个应用,没有关系,可以用。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遇到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用户在用这套系统时,输入法用的是开源的输入法,只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引起了用户的强烈反弹,他们不用。他们觉得只要一上电脑就用输入法,要么是搜狗、要么是其他,但是你这个操作系统是开源的,我不用。所以光搞定出钱做决策的人是没有用的,考虑用户的想法才有用。这也说明体制内的互联网公司取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多。为什么呢?草根创业的互联网公司,只有讨好用户、赢得用户的爱。爱用它,在庞大用户基数上,才能成功。

互联网企业是在虚拟空间里提供服务,比如说百度,有五到六亿用户规模,不可能每个人都见面,完全是靠用户口口相传。这是互联网特别着重于用户体验的一个方面。

下面我讲一下自下而上的创新。

由于互联网发展之快。过去从上而下的决策机制更加不适合互联网的创新,因为老板或者说从上而下,上面的老板或领导他并不知道、并不了解用户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即使是像互联网公司,几千、几万人规模,各种年龄层次的人不同,也不见得了解用户究竟是什么。

我做过粗略的统计,中国互联网网民如果是六亿的话,90%多没有受过大专以上教育的。改革开放以来,招生这些大专以上学历的人加起来不过6000万。那么没有大专毕业的,甚至是老头老太太他们怎么用互联网?不知道。那么只有通过产品快速与用户见面、快速取得反馈,产品一线的人会天天跟用户打交道,听取他们的意见,然后很快的改变产品,这个决策机制是来自于用户的。如果用户搞不定就不会产生大互联网公司。

在一些公司里,特别是在硅谷的互联网公司开始流行着一个活动“黑客马拉松比赛”,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在这么大的会议室空间里,自愿报名,一些很基层的程序员,到这里来,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产品。然后有评委走进来,对每一个程序员的作品进行评价。我们百度,是李彦宏亲自跟程序员见面,为产品打分。我们前五名的黑马奖的得主,公司的资源会向你倾斜。因为他们了解互联网用户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这是自体向下的创新。

还有就是我刚才说了没有人了解用户需要什么,所以只有必须拿出个产品来跟用户见面,不行就Pass掉,行就拿出来。每一次见面就意味着产品成熟一次。

现在大家也知道,互联网的发展相当快路,用户需求快速的变化,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跟传统行业的需求相对来讲是不一样的,所以你无法制定一个十全十美的计划。我们经常流行一句话“本来没有战略,你做对了就是战略”。所以说按照战略、研究、开发产品、交付,这是不现实的。在互联网,天天都有新的东西上线,有点轻微的改变就马上上线。这是不断的试错。其实不断的试错还有很多例子,实际上大的互联网公司主营业务背后有若干个开发团队在不断的试其他方向,只不过大家不知道,因为他们在自己做不对的时候就马上掉头往另外一个方向。

要用数字来说话。数字说话比较客观,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的一个特别大的优势,因为所有的互联网服务都是数字化的,无论是产品本身,它的数字化的产品,用户对它的反馈也是在网上进行,也是数字化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数字化、都是线上的东西,那么他在后台进行统计、观察,就相当容易。比如说产品的评价,你用户量多大,这个统计的非常精确,好、不好、公司员工造成的损失等等,这是非常容易的量化,因此一切可以用数字说话。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所以互联网公司都是在努力的做几件事情:用户的画像、行为分析、广告推荐,所有这些都是要拿数字说话。他的数字是全面、完整的,对数字的挖掘是非常使劲的。谢谢大家!

六安专治癫痫医院
鹰潭哪专科治疗性病
阜阳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东方排名的整形美容医院
脑瘫患者的饮食应该注意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