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女子与情夫争执冲进加油站内自焚身亡

2018-06-07 14:35:54

李霞父母起诉了周赫。昨日,从白云区法院获悉,本案一审后认定周赫及涉案加油站均对李霞的死亡存在过错,其中周赫担责30%赔偿24万余元,加油站担责5%赔偿4万余元。(人物为化名)

2004年,刚满20岁的湖南籍女子李霞到广州打工认识了商人周赫,彼时,周赫已与妻子宋某结婚12年。2006年,在周赫未离婚的情况下,李霞与其确立了恋人关系并开始了同居生活。同居5年后,李霞为周赫生下了女儿。

据李霞家人回忆,在孩子出生后,周赫对孩子不闻不问,李霞连奶粉钱都无力支付,两人常因孩子的抚养问题以及情感问题发生争吵。

去年3月17日凌晨5时左右,两人在行车途中又发生争执,李霞下车后跑进路边加油站自焚。据周赫回忆,事发前一天,他在韶关突然接到称李霞在马路中间拦车时受伤,周赫遂回到广州接李霞并打算驾车返回韶关。当晚,两人在白云区加禾某宾馆住宿。次日凌晨4时许,李霞口腔和鼻子均在流血,并表示要去看急诊,周赫遂驾车搭乘李霞到三元里附近医院看病。周赫表示,当他驾车驶入三元里大道,据涉案加油站约400米左右时,李霞突然称医院到了,并要求打开车门。周赫将车辆驶停后,李霞马上下车向车后加油站跑去。

但据目击证人朱某回忆,他看见周赫对着坐在副驾驶座位的李霞大喊了几声“下去、下去”。之后,李霞朝加油站走去,径直走到加油机处,拿起一支加油枪喷了两下后再往身上喷汽油,再用手上的打火机点火自焚,彼时,周赫听到路人喊“救火”后下车跑到加油站出口处,但看了几下便开车离去。

之后,加油站工作人员用灭火器扑灭了李霞身上的明火,并拨打了急救。李霞被送往医院救治,诊断为全身火焰烧伤90%。经抢救无效,去年4月28日凌晨身亡。去年8月,周赫因犯重婚罪被白云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男子自辩 “害怕加油站爆炸”故驾车离开

李霞父母认为,事发时正是周赫驾车驶离现场才延误了李霞的抢救时间,此外,周赫的言语刺激是导致李霞自焚的根本原因,故将周赫诉至法院,要求对方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40万余元。与此同时,涉案加油站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应承担连带赔偿。

本案庭审中,周赫并未到庭应诉。据其在公安机关陈述,他与李霞之间由于感情问题存在矛盾,李霞性格很固执,事发前不久才发过脾气。事发当时,他在车上看见加油站方向有些人往外跑,李霞不知道为什么就往加油站跑去。在距离加油站大约两三百米时,看到加油站冒出火光,就大声呼叫李霞,但没有人答应。周赫称当时因为害怕加油站会爆炸,所以就返回了停车处,等了一下李霞后就驾车回到宾馆退房,并返回新丰县

女子与情夫争执冲进加油站内自焚身亡

涉案加油站 已尽安保不应担责

涉案加油站认为,其已经尽到合理充分的安全保护义务,请求法院驳回李霞父母诉求。李霞自焚行为系突发,加油站巡视人员根本来不及阻止,且加油站属于公共场所,不可能也没有义务对每个进入加油站的人员进行控制。再者,李霞并非是因为加油机的安全事故造成伤害,其自焚后,加油站值班人员冒着风险进行灭火救助,履行了安保。

一审宣判 男方和加油站均须担责

白云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李霞的死亡虽是其自焚行为直接造成,但周赫及涉案加油站均对李霞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过错,故依法应当承担相应侵权。

事发当日凌晨,李霞突然从周赫驾驶的车辆下车,故周赫应当对李霞在上述异常情形下的人身安全负有高于常人的注意和保护义务。在事发前日,周赫已知悉李霞存有在马路中间拦车受伤的异常情况,周赫明知李霞下车时的精神状态异常,在其下车后应采取有效措施保护李霞的人身安全而非放任其自行离去,且在李霞自焚后应积极履行救助义务。因此,周赫对李霞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过错,法院酌情认定其在30%的范围内对李霞死亡后产生的损失承担赔偿。

此外,加油站属于高度危险作业的场所,且涉案加油站位于市区交通繁忙路段,故对安全保障理应负有高度的注意义务。据加油站方提供的监控录像反映,李霞走进加油站之前,在监控范围内并没有工作人员对加油站的安全进行巡查;李霞在凌晨没有驾车的情形下进入加油站,直至其点火前,在长达约23秒的时间内,加油站均没有工作人员对李霞的行为进行询问和制止;李霞点火后,经过约18秒的时间,工作人员方到场进行灭火。涉案加油站没有尽到有效的安全保障义务,对李霞死亡的损害后果存有过错,酌情认定在5%的范围内承担赔偿。

最终,法院一审判决周赫和加油站分别对李霞的死亡承担30%和5%,须分别向李霞家属赔偿24万元和4万余元。

比较有效的增高药是什么
治疗矮小症的费用
高压反应釜
增高药的功效和作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