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梦千寻“毕业”

2020/03/27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拖了很久的科目三终于确定在本月15号考试。接到教练的电话兴冲冲地赶到目的地,却发现陪练的不是自以为的教练,而是当初还一同报名的学员如今却摇身

拖了很久的科目三终于确定在本月15号考试。接到教练的电话兴冲冲地赶到目的地,却发现陪练的不是自以为的教练,而是当初还一同报名的学员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师傅。当时便囧了一下,暗想世事难料。
从夏天到冬天,从短袖到大衣,从最初一起奋斗科目二亲密的小伙伴,到现在坐在身边却几无交流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暑假的爸爸把学车这件事情提上日程,态度果断不容拒绝。我不愿意,口里振振有词,开车这种事情多恐怖,大马路上你来我往,我要是上路了肯定不是我撞死别人就是别人把我撞死。大家骂我胡说。老爸迅速办好手续交了报名费,我被逼上梁山只得当一回好汉。
真正去了驾校最恐怖的倒不是教练那破破烂烂的老爷车,七八月的太阳毒辣,顶上遮蔽的驾校是一个巨大的火笼,空调是不给力的,一圈下来是要出一身汗的。那样的酷暑炎日却要天天外出练车,真乃备受折磨。好容易到了考试的日子,天公作美,前日下了小雨,这天格外的宜人凉爽。大家兴致勃勃的去,都对信心满满,我也不例外。但凡事总有意外,我自信能顺利通过的事情,却因为两次上坡点火不着被快速刷了下来。当时的脸色应该是惨白,我给力的发动不了了车,它自由倒退撞到拐角立即凹进一大块。保安大叔是个好人,只说了句没事,拿着东西出去吧。心情如何?现在想想有点好笑,天塌下来了,在我心里。
除了对心里既定的事实有了改变接受不能导致的难过外,还有一种难忍的羞愧。在练车时候教练就说过,学生一般都没问题的,都聪明,接受能力强。我在意别目光,有意或无意,都觉得他们暗自带了不同的庆幸或嘲讽。所幸那天爸爸来了,坐着的车回家才使我避免了许多酸楚的尴尬。虽然后来证明我太过多虑敏感。
学车一事就这么耽搁下来,潜意识里已经本能抗拒,还好暑假赶着学的人多,我的补考名额一时无法下来,我也就闲下来,恢复了情绪过后好好享受剩下的假期。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车开的很熟练,快准且稳。初初我们都是对车这类机器一窍不通的人,几个月后我上车,在他的注视且教导下学会挂档,上路,跌跌撞撞,而他神色安然,对待路况灵活应变。
记得有一个老师说过,凡事最怕认真。长久专注的做一件事往往便能取得自己理想的效果。和他一样目视前方快意驰骋处变不惊,我想我也可以啊。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意可贴与西瓜霜哪个疗效好
左脑梗塞
教你一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