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校草制霸录四十七婉拒

2020/01/24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校草制霸录 四十七、婉拒江水源不愿搅和到班干部竞选中,更不愿像穿线傀儡一样被何田田‘操’纵玩‘弄’于股掌之间,最终为他人作嫁衣裳,所以

校草制霸录 四十七、婉拒

江水源不愿搅和到班干部竞选中,更不愿像穿线傀儡一样被何田田‘操’纵玩‘弄’于股掌之间,最终为他人作嫁衣裳,所以毫不犹豫婉拒道:“刚才我便和你那位朋友説过,我早就不想干这个嘴杂事多得罪人、费心出力不讨好的班长了,只想好好学习,做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普通学生,怎么可能会主动参与到竞选中去?既然你有志参选,大可以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地举明旗帜嘛,为何要拉上我当垫背的呢?何苦来哉!”

听説江水源不愿参加竞选,何田田先是大喜;旋即他又反应过来,知道这是江水源在婉拒自己伸出的橄榄枝,他又有些恼怒。喜怒‘交’加之下,何田田一时间竟然有些‘摸’不准江水源所言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只好试探着问道:“江老弟的意思是支持何某人参与竞选班长喽?”

江水源微微摇头道:“也不好説是支持吧?据我所知,班上有意染指班长职位并非只有何兄你一人,如果我表明态度支持你的话,难免会招来别人的忌恨、威胁、恐吓乃至打击报复。我説过,我只想好好好学习,做个普通学生,不想得罪班上任何人,所以我对你参选的态度只能是不支持、不反对、不表态。不知我这样表态,何兄是否满意?”

那些‘混’‘混’只听懂“不支持”三个字,顿时鼓噪跳骂起来。

何田田伸手止住他们的聒噪,深深望了江水源一眼,然后沉声説道:“希望江老弟能记住你今天的承诺!”

江水源淡淡地笑道:“何兄尽管放心,説什么咱们还要同班一年,江某岂会食言而‘肥’?我倒是觉得何兄真要有意竞选班长,现在就应该着手准备竞选相关事宜,不打无把握之战,而不是在这里跟江某胡扯。以免到时候出现什么差池,反过来怪江某在‘私’下里作祟!”

“不劳江老弟‘操’心,这些事情我自然晓得怎么做!”説罢何田田带着那群小‘混’‘混’扬长而去。

等转过身来,江水源的目光马上变得异常冷冽。想想也是,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何况江水源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如果被一群‘混’‘混’威胁恐吓还没有任何反应,那他不是圣人就是个废物!尽管江水源对班长位置毫无恋栈之意,但绝不代表何田田可以用如此下作的手段从他手里抢走!

想当班长?江水源忍不住冷笑数声:班长虽然不算什么,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当的,更别指望带着一群小‘混’‘混’就能从别人手里抢来!当班长就像做官提拔,首先得自己行,如果你是扶不起的阿斗,就算把皇帝让给你做,也能被你折腾到亡国,所以成绩稀烂的学生基本上与班长无缘。

其次得有人説你行,其实每个人照镜子时都感觉自己有安邦定国之能、拜相封侯之貌,结果呢?该搬砖的还在搬砖,该筛沙的还在筛沙。所以要想当班长,不仅自己要行,还必须得有人认可你的学习成绩、个人魅力、领导才能等等才行。

第三説你行的人得行,像吴梓臣肯定是力捧江水源当班长的,可这管用么?真正决定班长职位归属的一个是全班同学,另一个是班主任,而且后者更具决定权,毕竟候选人如何产生、同学们如何投票、班长如何选举,这些权力都完全掌握在班主任手里。如果班主任是其他人,何田田可能轻易就当上班长,江水源也只能将班长职位拱手让人。可高一二班的班主任是‘性’格颇为狷介自喜的朱清嘉,而且与江水源关系非常密切,何田田的问鼎大计必然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江水源浑身战意熊熊:既然你那么想当班长,那就先在月考上战胜我吧!如果超不过我,那你何田田能否当上班长就不仅要看班上同学的意思,还得问问我江水源同不同意!

想到此处,江水源一脸毅然返回教室,开始养‘精’蓄锐全力迎接下一场考试。

淮安府中的月考是上午两场、下午两场、晚上一场,十‘门’课程正好两天全部考完,犹如快刀斩‘乱’丝,没有半diǎn拖泥带水。接下来学生周末正常休息,老师则加班加diǎn批改试卷,确保星期一学生能见到自己各科的分数。月考改卷不像中考那么严肃,也不会那么严格,有些脾气急躁的老师甚至在监考时就会拿出一摞试卷在那里打钩打叉,不时摇头叹气,让台下考试的学生胆战心惊。

星期六上午,各科改卷工作在各自教研组办公室正式拉开帷幕。全年级八百多份试卷,一般由8位老师来批改,一人分到一百多份,赶赶进度也就是一天的事儿。

尽管刚进入高一的新生都是全府的优等生,而且还没有出现明显的两极分化,但大多数老师还是愿意挑前面几个考场的试卷。相对来説,国语老师就没那么挑剔,因为国语好坏程度和年级排名并没有太大关系,有时候越是那些排名靠后的学生,写出来的作文越是有趣。

作为高一年级国语教研组长,朱清嘉刚刚分完任务,才改了一两份试卷就听见有位老师“咦!”的惊叹一声。边上老师打趣道:“哟,萧老师运气不错啊,开‘门’见喜!”

那位萧老师犹自处于震惊之中,没顾上接话,等一口气看完后才以手击案啧啧有声地赞叹道:“厉害、厉害,没想到我们高一年级居然有如此奇才!怪不得韩文公(韩愈)説‘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古人诚不我欺,这样的文章我看咱们教研组除了朱老师便没人写得出!”

“哦?”萧老师的这番话立即引起了其他老师的浓厚兴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篇文章,能让我们萧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连着我们这些不相干的都吃了挂落?”

萧老师招呼道:“朱老师,还有其他各位老师,你们都过来看看,看看我説得对不对!以前我批改这些学生的试卷,老觉得作文总分60分太多,对于那些连八百字豆腐块都写不好的愣头青,给他们40分都算慷慨的;现在我看到这篇文章,才突然觉得60分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简直恨不得把整张试卷分数全都给他!也不知道这学生是哪个班上的,我都想好好拜会他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父母才培养出了这么样一位天才!”

朱清嘉接过试卷只看了前面几行,就从字迹和行文语气中猜出了作者是谁,当即笑呵呵答道:“巧了,这个学生我认识,而且就是我班上的!估计我要説出他的名字,你们也觉得不陌生!”

“谁啊?”萧老师急忙追问道。

“他叫江水源,就是中考全府第四名、分班考全校第二名的那个小家伙,现在是我那个班的班长。”

“哦,原来就是那个被教官打晕、还踢掉教官一个蛋蛋的学生啊!”大家顿时恍然大悟。如果江水源此刻在场的话,肯定会哀叹出声:看来做多少件的好事,都不如做一件奇葩的坏事来得出名!

朱清嘉已经看完作文,随手递给边上的其他老师,然后继续説道:“要説我认识这位学生也‘挺’传奇的,前几个月我不是被‘抽’调去担任中考阅卷组长么?结果改卷时就碰到一个学生的作文题目叫水哉水哉,知道的人自然晓得这句话出自孟子,不知道的人就会好奇怎么起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然后他在文中大段引用孟子和弟子徐辟对话,国学功底之深厚,连我这个自诩为半个国学学者的老师都自愧弗如。于是也就记住了有这么个人。

“后来学校开学,我担任高一二班的班主任,按照惯例指定分班考试成绩位居班上第一的同学,也就是江水源担任临时班长,没想到他百般推脱。‘交’谈中我就借用了孟子中的‘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没想到他随口便以孟子中的原话‘是诚不能也’加以回敬。我顿时浑身一‘激’灵,马上就猜到他是中考写水哉水哉的那个学生,一询问,果不其然!

“这个学生非常厉害,像四书章句集注、古文观止这些国学基本典籍都会全文背诵,而且我好几次看到他在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史记之类的大部头著述。所以他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我丝毫不觉得惊讶,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

本来老师们就已经被这篇临时杜撰的不朽论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他还能全文背诵四书章句集注、古文观止,当即对这位“别人家的孩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朱清嘉还觉得爆的料不够猛,又接着补充道:“或许你们会觉得他太注重国语,将来可能会偏科,影响到高考。事实上,他的各科成绩都位列年级前茅,而且据我观察,他现在已经在预习各科的高二内容,有空还会做做奥赛试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你们觉得这样的学生会偏科么?所以我觉得他这样的学生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经世大学!”

周围老师都连连diǎn头:不错,只有号称“天才集中营”的经世大学才是这种妖孽的最终归宿!

唯独萧老师跌足长叹道:“可惜!可惜!”

“怎么可惜了?”朱清嘉好奇地问道。

萧老师道:“江水源年纪轻轻就能全文背诵四书章句集注、古文观止之类的典籍,説明他记忆力远超常人,而学习文科最重要的要求就是要拥有过人的记忆力,记忆力越强,以后成就越大。像古代著名经学大师都是可以通背十三经的,甚至能背诵前四史的也大有人在。而他各科成绩都这么好,又天天练习奥赛试题,以后肯定选择理科。这样的人居然去学理科,岂非可惜?”

————

这是为90票加更的章节!现在是154票,何叔欠大家120票、150票两章,明天全天码字补齐,决不食言!

ww.h

大理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黑龙江盛京医院专家
银川最好的白癜风治疗医院
江西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海口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