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透明房子的兴起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自去年下半年起,集点、唱、录于一体的亭式迷你KTV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场所,吸引了众多年轻消费者体验,也有越来越多的商家进入这一领域“

【编者按】自去年下半年起,集点、唱、录于一体的亭式迷你KTV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场所,吸引了众多年轻消费者体验,也有越来越多的商家进入这一领域“圈地”,那么这些站在传统KTV“肩上”的转型的迷你KTV会是一个好生意吗?文章中不同领域的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本文发于“南方都市报”,作者谢宇野;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深圳各商圈设立的“透明房子”,吸引了不少年轻消费者;业内人士认为,项目很好地将消费者的碎片时间转化为商机,但能否成功仍存疑。

自去年下半年起,一种外观酷似亭,集点、唱、录于一体的迷你KTV开始进入深圳市场,独特的外观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目光。这些主要分布在购物商场、游戏娱乐城、电影院、餐饮服务区周围的迷你KTV,每间仅能容纳人,消费者可通过扫描、支付宝进行支付。在这些透明玻璃房子里,消费者戴着耳机拿起话筒,陶醉其中。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迷你KTV很好地将消费者的碎片时间转化为商机,但是如果不能提供良好的体验效果,如果不能持续吸引消费者关注、使用,这一风口现象或将昙花一现。

“透明房子”的兴起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在深圳的各大购物商场,不难发现一些透明玻璃“房子”。通常,“透明房子”都不大,每间多在两平方米左右,能容纳一到两人;“房子”外观类似亭,四面封闭,关上透明玻璃门后,外界基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房子”里配备多块屏幕,分别用于播放MV及操作点歌。

如果你想消费,可以配备头戴式耳机拿起话筒,当然前提是你得投币或者通过、支付宝支付。消费完后,用户还可以把刚唱的歌上传至,分享给朋友或者发布到社交络上。

在主打功能上,每家迷你KTV略有不同,比如友唱M-bar着重强调的是多方位娱乐功能,包括K歌、虚拟包房社交互动、游戏等;而咪哒唱吧强调的是硬件上的优势。据咪哒官介绍,咪哒唱吧采用的是专业录音棚设备技术标准;而由KTV行业玩家雷石推出的WOW(哇屋),突出的则是多年经营积累下的KTV运营经验,包括丰富的曲库以及多样的玩法等。

尽管门外就是人流如织的公共场所,只要你拉起帘子,这间迷你KTV就是一个消磨碎片时间的“孤岛”。“我在minik里给‘哥哥’办了一场音乐纪念会,感觉特别好。”在深圳一家地产中介工作的小鹏,是已故香港明星张国荣的“铁粉”,今年4月1日,他在迷你KTV内独自唱了近四十分钟。事后他还有些意犹未尽,“我其实还想再唱一会,但是午休时间有限,晚上也得加班,这样的方式纪念‘哥哥’刚刚好。”

针对碎片化时间的消费方式,很适合忙碌的深圳年轻人:飞机延误了,可以在机场的迷你KTV内消磨时光;在商场等人约会,可以见缝插针唱几首歌;和同事吃完午饭,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正好高歌一曲……

电商pink创始人张洋分析认为,迷你KTV的走红是当下消费升级的一个表现,“对于新一代的消费者,他们消费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而是更随即和灵活的,碎片化时间得到利用是他们消费的一大理由”。此外,新一代的消费者大多是冲动消费型的用户,“应该说每一代年轻人都冲动,不过新一代年轻人拥有了消费能力。对于这种自主式的场景,消费者们已经被层出不穷的共享经济项目教育得轻车熟路。”

站在传统KTV“肩上”的转型

与互联时代其他风口领域不同,迷你KTV的兴起,可以说是站在传统KTV的“肩头”上,大部分“玩家”都有传统从业背景。从2013年开始,传统KTV业绩有所下滑,不少从业者开始思考出路,迷你KTV成为应运而生的选项。

目前,深圳市场上角逐的迷你KTV项目,有包括咪哒唱吧、友唱、雷石WOW等在内的多个品牌,仍处于各自“圈地”扩张的阶段。其中,咪哒的制作公司是广州艾美科技,艾美科技创始人李建斌曾在媒体透露过,艾美科技初以制作游戏机起家,有着十几年游戏机软硬件的制作经验。

从2013年开始,艾美科技开始尝试研制类似迷你K歌房的设备。初的产品形态是一个占地6平米左右的较笨重的机器,之后经历了四五次迭代才形成如今产品。咪哒自主研发核心硬件,目前已申请设备专利20多项技术储备专利。

友唱则是厦门前沿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与友宝联合推出的品牌。这家公司成立于1998年,提供KTV点播系统、娱乐管理系统等相关产品和服务的公司。2015年,前沿科技获得友宝创始人王滨的投资,投资完成后双方“联合创建了KTV互联+前沿2.0开放平台”,这个组合孵化出的结果便是友唱。友唱于2015年7月上线,2016年1月获得友宝集团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7年2月,再次获得友宝集团6000万A轮融资。

雷石WOW也是由传统KTV行业玩家孵化而成。根据其提供的资料,这是一家以自主研发的KTV点歌系统为核心的企业,它的特点是将所涉及的服务器、机顶盒、麦克风等硬件设备并入KTV系统。目前,它的点歌系统系列设备及服务,覆盖全国数万家KTV门店,其创始人王川同时也是小米电视的创始人。

“可以看到,迷你KTV的幕后推手中,多是传统KTV的身影。”深圳娱乐业策划人周发旭如是说。

线上+线下,KTV也想搭“共享快车”?

2017年2月22日,唱吧正式宣布战略投资艾美科技。唱吧号称拥有5亿粉丝量,上唱歌类APP中是有力的竞争者。两方携手后,唱吧的赛事、活动以及这些粉丝群均会导流到全国各地的“咪哒”上进行线下消费;除了唱吧与咪哒“牵手”,“全民K歌”APP也已与友唱达成合作,在APP中,会看到上传音乐的用户所在区域的友唱迷你KTV的位置。

“这样的联合其实是因为创业者看到一种趋势,线下流量的价值越来越大,线上流量却有些固化。”电商pink创始人张洋认为,像唱吧、全民K歌这样的K歌应用APP,已经过了初高速发展阶段,不少人里已经有了唱歌相关的软件,可以开垦的“新地”越来越难,而回望线下,好一片广阔的“处女地”。

对全民K歌、唱吧等而言,在移动互联红利逐渐消退的趋势下,与迷你KTV达成合作意味着获得了一个线下获取用户的入口,同时线上与线下打通,可以丰富用户K歌的体验。而对线上+线下的组合选手而言,这种O2O模式的想象力不止于互相导流,而是未来的生存模式。

“其实迷你KTV这样的相对封闭空间里,广告、零售都是可以加入其中的,只靠唱歌收钱不应该是它的发展模式。”昂若资本创始人王磊认为。

友唱创始人罗安武就曾介绍,他们能通过多屏互动,帮助品牌制定运营和营销方案,比如近,友唱曾做过可口可乐的新年福袋,发放了100多万张友唱券,还和娱票儿合作,通过友唱平台售出影票100多万。而投资友唱的友宝公司,曾是一家以智能自动售货机为销售形式,通过线上、线下两种渠道销售饮料、食品等日用快消品,并辅之以售货机销售、租赁及售货机广告、陈列等相关增值服务的公司。

友宝2016年半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其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1.66%,净利润增加主要是加盟业务模式带来的收入增加以及广告收入的增加。基于线下大量铺设设备,进而通过线下入口推出增值业务如广告的经营模式,对当前的迷你KTV玩家们而言,是一套值得借鉴的玩法。

不过,吃到增值服务“大蛋糕”的前提,依然是下铺设足够多的设备,各家迷你KTV也都在不同阶段宣布,要进一步增加数量和规模。目前,迷你KTV仍是一片蓝海,但可以预见,玩家们的“圈地运动”已经启动,线下与线上的同步竞争,将为这个行业带来更多挑战以及想象力。

焦点:迷你KTV是个伪需求吗?

“刚需,高频是一个好的消费类投资项目比较基本的指标。要看迷你KTV的盈利模式,就要判断它是不是真的属于刚需,是不是真的高频的使用率。”金融创新领域的投资人刘澳祺这样解释。

目前,迷你KTV点唱机厂商们多通过自营方式进行线下铺设,自营模式下的经营所得与硬件售卖收入,盈利方式较为传统。曾经有迷你KTV点唱机团队做过测试,如果前期每台机器投入维持在3万元左右,若是每台机器每天能创造几百元到一千元左右的收入,那么多半年就可以收回成本,之后转为盈利。

昂若资本创始人王磊认为,这样的计算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偏差,即便是每天不到五百元,通常一年左右也可以收回成本,这样的成绩是不错的,而且迷你KTV多设在有管理的公共场所,损坏率肯定要比共享单车低一些。

但刘澳祺对用户“复购”产生了怀疑,“很多企业会把初用户尝试性的流量作为指标,继续投资,扩大规模,但实际上用户有时候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有趣,并不能形成高频的消费。”

迷你KTV是不是“刚需”?不同领域也有不同的看法。王磊认为,唱K其实已经是目前年轻人的一种必备的娱乐消费,传统实体的KTV业绩下滑,加上市中心位置租金高,也让传统KTV的消费成本变高,那么迷你KTV这样按分钟按歌曲收费的方式,会分流掉传统KTV的用户。电商pink创始人张洋也持有相似的观点,在他看来,年轻一代消费群体习惯了虚拟社交,独居生活,消费模式发生改变,而迷你KTV恰恰符合这样的消费习惯。

娱乐业策划人周发旭则认为,迷你KTV还未能构成刚需。在深圳,他一手策划过多家KTV和酒吧。在他看来传统娱乐消费行业,的确被分流,但不是被迷你KTV这类新型的互联经济分流,反而是内部细化。“比如深圳近新增了一万多块电影大荧幕,当然会分流酒吧、KTV的客人。”他认为娱乐消费整体在增长,人群也在提升,之所以业态不那么“好看”,只是其部分被分流。

传统娱乐消费是建立在接触性互动基础上的,“说到底,唱歌、跳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是真的要练唱功舞蹈技巧,而是要有观众,有互动,要聚会,迷你KTV满足不了这种需求,即便可以在上分享,这种虚拟接触还是不能让人完全满足,这就是为什么从磁带、CD到后来出现有影像的VCD传播媒介。这一点上我倒是建议minik可以加入视频的部分。”他认为,迷你KTV和传统的娱乐消费并不冲突。

延伸:跑马圈地争夺市场入口的瓶颈

作为从传统行业走出互联式的、带有共享色彩的项目,迷你KTV也自然而然地带有这类企业共性。当资本进入后,“跑马圈地”式争夺市场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从投资的形式来看,市场的期望是不错的,但这个行业瓶颈是显而易见的:线下可铺设的量是固定的,而市场玩家众多,而且不断有新的玩家进入。

这种竞争已经短兵相接,专利诉讼也可以看成是其中一次交锋。4月20日,咪哒正式起诉友唱等侵权、抄袭其外观,并对包括友唱的投资方友宝等在内的三家公司共同索赔1.6亿元。艾美科技方面表示,友宝等公司未经授权许可贸然抄袭仿造、生产、销售艾美科技旗下产品咪哒miniK小型练歌录音房,其行为严重侵犯了产品专利权益。

艾美科技法定代表人张辉正式就友宝等三家公司的专利侵权行为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友宝及相关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涉及侵权的产品,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6亿元。

在刘澳祺看来,这种诉讼有些微妙。共享消费类的产品和专业领域例如化工、芯片等行业相比,技术壁垒没有那么高,一则产品设计逻辑并不复杂。而即便诉讼成功,也不见得可以彻底击倒对手。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包括咪哒在内的各家迷你KTV急于抢占市场份额,出货量大增,其中仅友宝一家的迷你KTV在全国就有上万台。张扬认为,在争夺入口的同时,minik的企业还要深挖线下这些已经占领的入口的价值,包括提到的广告、零售等等。

MiniKTV

按单曲或按时间收费

友唱

按单曲点唱每首6元;如果按时间付费,15分钟/20元、30分钟/38元、1小时/58元,支持和支付宝扫码支付;“忙时*1.5倍”,三个价位分别涨到了30元、57元和87元;闲时每小时价格为58元。

咪哒

每首歌5元;15分钟为20元、30分钟为35元、60分钟为60元。

传统KTV

按时间收费

Kbox

每小时价格:白天元;晚上元。

台北纯K

每小时价格:白天元;晚上元。

2012年佛山B+轮企业
家装服务平台巴雷获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对于新势力来说造车面临的个挑战在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