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多地红会被指强迫医院捐款换器官捐献

2019/09/14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多地红会被指强迫医院捐款换器官捐献一旦有潜在供体(即器官捐赠者)之争,就会令器官这种挽救生命的稀缺资源待价而沽。还有专家认为一旦有了掌控

多地红会被指强迫医院捐款换器官捐献

一旦有潜在供体(即器官捐赠者)之争,就会令器官这种挽救生命的稀缺资源待价而沽。还有专家认为一旦有了掌控资源的权力,就会产生权力寻租的“黑洞”。

(原标题:人为干预器官分配引发利益之惑(1))

2012年8月16日凌晨,河南栾川县人民医院,医务人员提着装有捐献者胡小现器官的冷藏箱走出手术室。张晓理 摄

2013年5月7日,南京,一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在志愿捐献遗体(器官)的横幅前打。图/CFP

为避免以权钱获取器官,卫生部委托研究人员设计了计算机自动分配器官系统。

人为干预器官分配引发利益之惑

2/3器官未进入卫生部的系统分配,地方红会占有器官捐献资源,被指向移植医院认捐,未公开款项

器官资源在中国作为一种稀缺资源,成为各方争夺对象。地方红会作为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移植医院希望从红会获取这项资源,红会以此要求医院捐款,对捐献者进行救助。医院认为地方红会对捐款账目没有做到公开,有为自己牟利之嫌。这种情况的出现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这一计算机分配系统,没有被强制使用有关,使得器官资源在系统外流动。

今年5月,姚林决定将与深圳红会之间的纠葛摆上桌面。

姚林是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器官获取组织(以下简称OPO)的工作人员。在他下定决心说出这件事时,这家医院与深圳红会在器官捐献方面的合作,已进入霜冻期。

已经几个月,姚林没有从深圳红会那儿,得到潜在的器官捐献者信息。按照双方约定,以往,深圳红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发现器官捐献者濒于脑死亡状态,便会时间通知姚林。

不再提供信息,可能和我们医院不捐款有关。姚林说,深圳红会凭借所掌握的潜在捐献者信息,要求医院捐款。

但让姚林不满意的是,这笔捐款用途的明细,深圳红会从未公开过。

中国试点人体器官捐献已3年有余。如今,捐献率不足百万分之一,捐献器官是一种稀缺资源。

王海波,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研究主任,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总设计师。他关注着社会各方力量对器官资源的争夺。

5月11日,在深圳召开的首届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培训会议上,他说,一旦有潜在供体(即器官捐赠者)之争,就会令器官这种挽救生命的稀缺资源待价而沽。还有专家认为一旦有了掌控资源的权力,就会产生权力寻租的黑洞。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张婷]


拼团小程序平台
分销系统是什么
如何有微信小程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