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伶人外传二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儿童篱落带斜阳,豆荚姜芽社肉香。一路稻花谁是主?红蜻蜓伴绿螳螂。”  春末夏初,仓庚喈喈,林木茂盛,稻田泱泱,我骑马迤逦走在魏县河曲边一段

“儿童篱落带斜阳,豆荚姜芽社肉香。一路稻花谁是主?红蜻蜓伴绿螳螂。”  春末夏初,仓庚喈喈,林木茂盛,稻田泱泱,我骑马迤逦走在魏县河曲边一段河堤上,幅巾芒鞋,背后三尺毒丈夫,手中一把尺八彤管。甫才吟罢,前面一队银枪骑军簇拥着一位年轻的金甲银带将军,膀阔腰细,眉目如画,鼻直口方;缓缓相向走来,见我那彤管吹得好,笑了说:  “你是这魏县人吗?笛管吹得这般悦耳,就是我府上的人也没有你这样的技艺。”  我在马上欠身施礼。一位相貌渺小但却精悍的白袍老将愤愤不平道:“叵耐这田舍汉,故弄玄虚,奇装异服,希冀奖赏。见到大王,又不下马行礼,实是罪该万死!”  年轻大王止住道:“阿叔且慢动手!这人见我们贯甲带枪,仍然从容不迫,毫无惧色,定不是等闲之辈。他又吹得一口好笛管,正投我所好,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转而向我客气说道,“刚才我听你吹的曲子并不像人间之曲,手上拿的笛管又不是平常细民所有,你实与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笑了说:“大王果然慧眼识英才。我确实不是这魏县的县民,我本是长安城里逃出来的伶人,姓秦,单名一个风字。刚才吹的那支曲子乃是《秦王破阵乐》。”  大王不解道:“一首充满田园情趣小诗,配上一曲孔夫子所谓‘未能尽善尽美’的《秦王破阵乐》,实是大煞风景。”  我说道:“确实是大煞风景。然而生活就是这样,处处充满血腥危机。大王知道我这曲子为什么能吹得那样好吗?”  大王道:“愿闻其详。”  我指着手上的彤管说:“只是因为它的管簧。管簧一定要用高丽铜才好,簧暖则字正而声清越,所以要用炭焙暖。当时我在长安梨园,只笙管一部,已有二十余人。自十月初至二月末,御府每日给焙簧炭五十斤,用绵熏笼敷在笙管上,又以四合香熏之。所以,陆天随有诗云:‘妾思冷如簧,时时望君暖。’之句。乐府诗里亦有簧暖笙清之语。——大王要看一看吗?”  他正要叫一名小校过来取笛管,我将管子一甩,好似嘶风箭,径向他甩去。他在马上约略一偏身,把管子接住了,握在手中转了转,忽然警觉的抬眼看看我,随即在管眼儿里取出一张我预先写好的小纸条。他一看,脸色大变,然而这变化只是一瞬间的事。  看完,他把管子掷还我:“果然是万中无一的好笛管。我今日出来查看地形,顺便罗网围猎,可否再为我吹一曲《玉树后庭花》,以助我围猎之兴?”他一面说一面向身后银枪军使了个手势。  我横起管子要吹那首《玉树后庭花》,六指才按,宫商方起,四面喊声已作,河堤两下丛木中伏兵尽发,戈矛如林,盔甲映日,如蝇之趋血,如河之注海,顷刻间,一万士兵早把我们围了四五重;上首一枚大旗写着“梁”字,下首一枚稍小旗子写着“刘”字,原来是汴梁刘寻的伏兵。只听一万士兵齐声高喊:  “活捉沙陀李亚子!活捉沙陀李亚子!”  声震云汉,懦者胆裂。泱泱稻田便要鞠做战场。  不需讳言,眼前这位年轻大王就是晋王李存勖,也即后唐庄宗皇帝,刚才那个短小精悍的将军是李存勖父亲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昭,只因年纪老大,所以晋王称他阿叔。  晋王李存勖在马鞍上摘下丈八长枪,横枪跃马,睥睨万人,向我叫道:“为报足下相告之恩,看我为你杀开一条血路!”  我笑道:“大王忒小觑人!既来相告,哪顾生死。大王英明贯天下,常恨不能一睹大王真容。今日一见,大慰平生。小人誓与大王共存亡!”  李存勖对李嗣昭说道:“刚才我说怎样?此人果然不同凡响!”麾军直冲敌阵,虽说百骑,却如万马争腾,有天崩地塌之势。我也抽刀大呼,奋勇向前。李存勖把那杆丈八长枪如舞梨花,遍体纷纷,挑、搠、拍、刺,汴军近着的就伤,挨着的就死,可谓杀人如麻。我的毒丈夫乃是万中无一的宝刀,和我对上手的,军械断的断,缺的缺。银枪军又个个奋勇,以一当百,敌军哭喊之声动闻百里。方才杀透重围,又被敌军赶上,我们在中间做圆阵,他们四面做方阵,团团把我们围住。刘寻喝道:“合!”于是四面皆合,两军混战厮杀。如此突围四五次,仍不得出。忽然前面尘头大起,李嗣源——也即后来的后唐明宗皇帝——帅步兵接应,步、骑合军,混杀一阵,敌军披靡,死尸累累,前后斩首两万余级。刘寻单骑逃回。然后凯歌高奏,归营卸甲,椎牛饮酒,燎毛燔肉,犒赏三军。  晋王将我让在上座:“今日秦君功劳。要不是秦君提前告知,使我早做准备,几乎为敌军所笑。”  我跪拜晋王膝下:“大王神武应天,英才盖世,今日之事,适令汴贼见识大王之威略耳!”  于是众军高呼万岁,晋王仰天大笑。  酒至半席,晋王道:“你爱填词作曲,我亦洞晓音律,你如不介意,就做我身边一名伶官,兼做蕃汉军副总管。我马上杀狂奴,君马下击缶筑,征伐之余,只鸡斗酒,鼓瑟吹箫,商略平生事。你看如何?”  我离席再拜道:“谢大王隆恩!”  自此我就在晋王帐下做了个伶官,征讨则执钺护驾,闲宴则吹箫弄管。晋王不仅勇武善战,而且是个有情趣的人,堪比曹孟德当年横槊赋诗。契丹进战马百匹,晋王置酒款待使节,兴之所至,思作谢表一章回赠契丹国主阿保机,百余字后思意艰涩,于是问我道:“曾经听说马有旋风队,如何得一事对偶才好?”我当即答道:“马即有旋风队,军亦有偃月营,何患无对?”晋王大喜,欣然下笔:“寻当偃月之营,摆作旋风之队。”论者以为此对为亲切。其时歌舞曼妙,燕姬赵女当前,晋王酒酣,禁不住吟诵白乐天《时世妆》:“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无施朱面无粉。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体态,妆成尽似含悲啼。圆鬟无鬓堆髻样,斜红不晕赭面状。”  庭上鼓吹未罢,营外胡笳又起。军械丁丁铮铮,战士纷纷扰扰。我正惊疑不定,帐外有小校慌忙入来禀报:“禀告大王,汴军偷营!”晋王不为所动,饮酒自若:“哪里是汴军偷营,乃是我军角戏喧闹耳!李嗣源将军,你去看个究竟,告谕众军不得喧哗。”  李嗣源方才执戟出账,外面就有一支流箭窜入插在晋王坐案上,晋王视之蔑如。我则惊怖失态,弄翻酒盏,泼污了团花战袍。晋王大笑而起,说道:“我请为秦君歌汉高祖皇帝《大风》歌!”拔剑离席,歌舞中庭:“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还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舞态遒劲,犹如羲之草书;歌声雄壮,仿佛霸王冲锋。呜呜咽咽,一唱三叹,弋下高云之鸟,饵出深渊之鱼。  一曲才终,横海军节度使李嗣源提着一颗血粼粼人头踏入账来:“原来是汴军无名小卒劫营,总共才五百老弱兵丁,为首将领已被我斩首!”  晋王蹙眉道:“五百老弱也敢来劫营?这里面大有蹊跷。”叫押过一名战俘来,一审才知道敌军偷袭只是幌子,掩我耳目,刘寻目的是远袭后方晋阳,昨晚已经暗暗拔营去了。晋王惊道:“我围魏县,他则袭取晋阳,好一个釜底抽薪之计!晋阳是我根本,没有晋阳是没有我李存勖。”立即下令,老弱留守原地,其余赍糗粮追击刘寻汴军。  晋王骑兵在前,李嗣源步军在后,人不解甲,马不卸鞍,一夜一日,追及刘寻一舍之地。刘寻派人侦知晋王亲帅大军追赶,已在一舍之内,仿佛神兵天降,吓得口不能言,许久才说道:“李亚子来得如此之快?莫非有天助?”急忙旋军绕道回魏县,不敢再去袭击晋阳城。晋王紧追不舍。刘寻驻军堂邑,晋王则驻军博州;刘寻驻军莘县,晋王则驻军莘县西一舍之地。两军城垒相望,日夕交斗不下十次。  追到元氏城西十里之地,刘寻列阵相待,横亘十里。晋王步军尚未到达,身边只有两千银枪铁骑,而汴军有十万之多,众寡悬殊。晋王意气慷慨,目光如炬,厉声问道:“军中可有鼙鼓?”我道:“恰有鼙鼓一只。”晋王道:“我曾经有言,我马上杀狂奴,君马下击缶筑。诸军勿动,今日请秦君为我击鼓,我为秦君取彼上将首级一枚!”  我捧过鼙鼓,在马上攘袂奋击,昂扬向上,草木皆震。晋王道:“曲子何名?”我道:“《秦王破阵乐》!”晋王道:“壮哉此曲!”萧萧班马,振鬣顿足,昂首长鸣,奋迅离阵如电光火石,晋王挥枪直捣黄龙。但见兔走狐飞,哀鸿遍野。须臾,銮铃响处,晋王马到中军,一手握枪,一手提首,掷于地上,向我道:“如何?”我道:“如大王言!”千人高呼万岁。晋王乃道:“豹死留皮,人死留名。大丈夫生不能食五鼎,死即当五鼎烹!今日正是诸公取富贵扬名声之际,诸公请随我杀敌立功!”  一声呐喊,千骑齐发,两军合战,尘埃涨天。元氏城中见我军少,后军未集,打开城门,密密麻麻涌出几万士兵,把我们围了有数十重。当中一员老将,手搦双枪,连杀我军几名壮士。晋王怒发上冲冠,拍马直取那员老将。  晋王指着他道:“汝乃何人,敢杀我军壮士?”双枪将叫道:“是你也不知我的姓名。王铁枪王彦章便是我!”晋王道:“认得我李存勖否?”王彦章冷笑道:“我手下败将独眼龙李克用儿子李亚子,怎么不认得!”晋王怒道:“认得就好!”一个是后山梨花枪,一个是河北夹枪,你来我往,斗了不下一百回合,仍然不分胜负。敌军众多,我军彼此不能相顾,晋王渐渐被单独逼到狄公祠前一棵老槐树下,汴军围住。槐花不时散落,晋王倚树力战不止。王彦章道:“李亚子,如今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想怎么个死法?”拔枪飞刺晋王。晋王闪身躲过,瞋目叱之,王彦章为之胆寒,避易数丈之外。  危急间,李嗣昭、李存审、李嗣源、李从珂率领步军杀到,敌军望见,相顾失色。我军步骑联合,踊跃向前,击,大破之!易如走坂之丸,势如燎原之火,顷刻间僵尸仆地,流血成川。  ……唉,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故山南望三十里,往事回思二十年”。如今我在周朝进奏院做了个看门的门子,每月几两银子一套新衣过生活。那一天,周太祖郭威来进奏院视事,一问之下得知我曾经在唐昭宗和后唐庄宗身边做过伶官,大惊异不已。说起庄宗皇帝,太祖连连赞叹,评价道:“朕五六岁时,每闻庄宗破夹寨,与梁太祖争天下,自是十五年,终灭梁朝,中兴唐室。夹河战阵,朕预其间,庄宗神武英豪,真乃近古无有之人主!”  已矣乎!史家评论庄宗皇帝都说他逸豫亡身,“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事实上并非如此!当年郭从谦谋乱,庄宗众叛亲离,身边只有我们几个伶人,及至后来他被乱兵流矢射死在紫霄门,也是我一个人聚敛乐器堆放在他身上将他火化,然后大哭而去。庄宗可谓唐太宗之匹,能得周太祖皇帝如此高度评价,我心安慰,若庄宗地下有知也可安眠矣!  说明:此篇是根据陈君实《旧五代史》稍加敷衍写成的,里面有些人物情节与史书有出入,是为了小说的需要,比如李嗣昭当时在幽州并不在魏县,比如魏县并不是被刘寻占领,等等。读者不可当作史书来读。当初福克纳的小说《喧哗与骚动》,有的评论家就指出,疯子班吉明按照法律是要被抓进疯人院的,我看了哭笑不得。 共 41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到底儿童癫痫诊断方法都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网13

下一页:走了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