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浙江服装业库存高企销售状况低于预期联商资

2019/07/13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浙江服装业库存高企销售状况低于预期联商资讯中心在很多人看来,农业是个靠天吃饭的活儿,却甚少有人明白,服装也是一桩要看老天爷吃饭的生意。由

浙江服装业库存高企销售状况低于预期联商资讯中心

在很多人看来,农业是个靠天吃饭的活儿,却甚少有人明白,服装也是一桩要看老天爷吃饭的生意。由于种种原因加上天气造成的销售不给力,2012年,对诸多浙江服装企业而言,无疑是 压历山大 的一年,压力不仅仅在于订单减少、利润减薄,更直接、也更具冲击力的恐怕莫过于库存的泥沼。持续不断的服装打折季,让诸多服装企业、经营户纷纷坦言 扛不住 ,目前整个行业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库存消化战。

今年的销售情况,比预期的要差好多

库存 压力山大

这个秋天,一则美邦服饰存在巨额库存的消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服装行业。而关注的焦点,莫过于从来都没有过的高库存。而实际上,导报留意到,后者并不仅仅是徘徊在美邦上空的幽灵。翻查多家浙江服装类上市公司的2012年半年报、第三季度报告,都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根据披露,今年上半年,森马服饰的库存已经扩大到15亿元,而去年底这一数字还只是11亿元。报喜鸟服饰的第三季度报告则显示,存货较上年同期增长45.74%,截止报告期末合计存货1.40亿元 上市企业的库存压力都如此之大,中小企业自然更不必说。

武林路是不少杭州市民常常闲逛的一条服装街,然而导报留意到,近这个以精品女装为主的地方,很多店面都在显眼的位置贴出了打折标识,不少品牌的折扣力度都在5折甚至更低,有的则打到了1折。

靠近美食广场的一间店面,索性变身品牌特价大卖场,里面各式女装品牌一应俱全,从夏装到冬装,琳琅满目,打折后的标价大都在100到300元之间,导报和原本标牌上的价格对比后发现,折扣基本都在2到3折左右。

无独有偶。与武林路相距不远的凤起路上,同样开起了不少类似这样的店面。在一家声称是品牌女装特卖场的店面导报看到,一件标价为1200元的针织开衫,特卖价格是150元,几乎降至了1折。

然而,尽管有如此大的优惠,店里的人气似乎还是不够旺。见导报进店,仅有的两名店员便热情地过来推介,称它们的品牌在商场都是有专柜的,现在打折买很划算。当询问为何会有这么低的折扣时,对方称因为都是去年的款式。

这样的解释在杭州市民刘晶看来,显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因为爱逛街的她早就发现,在杭州百货大楼、银泰百货等商场,一些服装品牌的秋装刚上柜销售,就直接打出了9折乃至更低的折扣。而和以往商场打折的情况不同,今年以来不少服装品牌自己也开始放下身段,选择主动打折。

在某品牌服饰做导购的林小姐向导报透露,比起往年,今年的优惠销售形式多种多样,打折周期也更长,但还是没有完成预定目标。 顾客好像都没有购买需求了,对接下来的秋装销售,只能自求多福了。

杭州的服装集散地四季青服装市场,特价特卖也成了常态。新杭派服饰城的一位汪姓老板说,自己做服装生意已经有5年多,今年的压力特别大,为了消化库存,店里比去年提前了半个多月做促销,但库存仍然增加了不少。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孤例。

今年的销售情况,比预期的要差好多。 杭州一家服装企业的负责人告诉导报,一般服装业的库存在10%到20%之间较为合理,但今年上半年,市场需求不足,企业库存压力大大增加,至少比去年增加了10%以上。 今年消费者的购买意愿特别低。 他说。

这一点,也得到上述汪姓老板的认同。他告诉导报,往年这时候,每天起码有几十个左右的客人来选购,可是近,每天前来光顾的客人平均不到十个。在店里看到,他主营的品牌T恤平时的零售价是120元,现在特价120元2件。 卖这个价格其实是亏的,但不卖亏得更多。 他说。

积存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造成一轮又一轮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

压死骆驼的稻草

服装不值钱的就是存货。 建德建捷服装厂的负责人老祝告诉导报,产品大量积压,不仅占用企业运作资金,耗费人力、物力,也使企业的管理成本增加,拉长产品的周转周期,降低整体利润。

对于今年库存压力陡现,老祝认为一方面是服装企业生存压力加剧,另一方面则是外需的低迷。对于成本的上涨,老祝可谓一肚子苦水。 对当前大多数服装制造企业而言,能够有2到3个点的利润已经算很好了。 他表示。

然而,成本的上涨是如此迅猛。对于服装行业来说,劳动力无疑是核心的竞争要素。他给算了一笔账:几年前,工人加工资一年一次,每次加上百元,今年一次要加原来的好几倍,到目前为止已经加了两次,并且劳动力的变化,还不止涨工资这么简单。导报在调查中发现,相对于工资上涨,不少企业还要适应变得 聪明且越来越没有耐性 的工人。

除此之外,外需疲软被视为高库存的另一个诱因。从事服装业6年的李丽在一家外贸企业工作,这家企业年产服装十几万件,主要出口到非洲和南美。她说,服装企业近年的出口订单都出现了下滑,对外贸企业来说,订单少大不了不生产,库存量相对较少,但大量的外贸企业在出口订单下滑的情况下,都开始转做内贸,加剧了内贸服装行业的竞争。

因为流行趋势、资金流通等各方面的原因,服装业积存时间多一年。 业内人士黄家湖表示,一些抗风险能力不足的企业很容易被高库存压死,因为这些过季商品一直在不断贬值,进一步克扣了企业的现金流。

在他看来,尽管服装与其他行业不同,很难做到 零库存 ,但从深层来看,今年库存量的激增凸显了不少企业薄弱的管理能力,并且,还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造成一轮又一轮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

这样的影响对不少中小企业而言,真实的反映就是生存渐入困境,对于服装品牌企业而言,直接体现则在于招商难度激增。在此背后,则是诸多加盟商信心荡到谷底的事实。导报了解到,由于去年冬天姗姗来迟,许多服装品牌的冬装销售都出现了问题,从那时候开始,加盟商的日子就开始变得不好过,及至今年,又由于天气原因,春装、夏装的销售依然迟滞,对于实力不强的加盟商来说,长达三个季度的市场低迷,无疑是致命的。早在上半年,就有不少服装企业坦言,今年被调整关掉的加盟店比例,也远远高于往年。

10月21日,登云路上的一家巴拉巴拉童装店也选择了关门结业,店面门口,一大群装修工人正忙着拆旧。在导报的印象中,这家店自开业以来,生意一直冷冷清清。而这,似乎也是巴拉巴拉今年上半年以来市场的真实写照。实际上,作为森马旗下的童装品牌,巴拉巴拉曾经在市场上占领过一席高地。然而,导报了解到,今年上半年,由于终端需求放缓、竞争加剧和渠道库存问题,巴拉巴拉品牌的收入也同比下降了4%。

如何在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天,坚持着,并且顽强地活下去

爬出泥沼的N种可能

如今,面对巨额高库存,众多服装企业也纷纷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爬出这个痛苦的泥沼。这其中,打折促销、outlet、上销售以及二、三线城市集中消化等,是为常用的几种方式。

美邦选择的是以特卖来消化库存。 通过特卖店形式以较低折扣销售出去,这些特卖产品折扣高于成本价,不会导致美邦服饰亏损。 美邦服饰董事长周成建曾经这样表示。

而导报留意到,美邦服饰在杭州的诸多门店, 买一送一 销售似乎早就已经成为常态。尽管此间,周成建称特卖只是消化库存的一个辅助手段,而不会成为主要依赖手段,以防对品牌形成不良影响,但实际上,这种影响在很多时候企业根本无法掌控。

TEENIEWEENIE 是刘晶非常喜欢的一个服装品牌,因为价格比较高端,让工薪阶层的她并不舍得经常出手。然而近段时间她却发现, TEENIEWEENIE 在庆春路上的 衣之家 正在搞打折特卖,各个季节的服装全部5折销售。 一下子买了好几件。 刘晶说,感觉真是赚到了,不过回过头想想又觉得有些失落,没想到这个牌子也会搞这种促销,让自己的品牌印象一下子打了折扣。

而除了上述种种手段,上销售也成为消化库存的一种重要途径。

市民小叶近就喜欢到服装品牌的官上淘货, 官上的衣服一般都会促销打折,在商店里看好的款式,我都会上官对比一下价格,有时候上有优惠活动,便宜很多。

尽管很多人都说,疯狂打折在带来短期销售高峰的背后,很容易损害品牌形象,但对大多数拥有高库存的服装企业来说,依然会选择饮鸩止渴。毕竟对它们而言,高库存压力下,品牌形象已经显得没那么重要,如何消化库存获得资金流,从而生存下去才是首要问题。

大量低价促销很容易使整个市场陷入恶性循环,接下来服装企业可能会更难。 老祝表示。

在这一片 库存压力山大 的声音中,还有一些企业则通过放缓速度等方法来渡过难关。因为不少业内专家认为,高库存背后很大程度上也是服装企业在品牌定位、设计理念、销售渠道上诸多问题的综合反映。

他们认为,目前浙江很多服装品牌都面临着 高不成、低不就 的尴尬。为应对成本上涨,只能不断调高价格,不少服装品牌的价格甚至已经实现了与国际接轨,但由于产品附加值不高,在设计、拓展、运营等诸多方面还比较落伍,且受渠道影响,正价卖掉的可能性很低。与此同时,在诸如ZARA、H ;M、优衣库等国际快时尚品牌的冲击下,经营难度进一步增加。

像美邦等品牌,产销比维持在百分之六七十就是很好的水平,而H ;M的产销比则在八成以上,而且因为没有经销商等环节,销价更低,对本土品牌冲击更大。 老祝告诉导报。

品牌企业的问题如是,对于诸多实力不强的中小服装企业而言,问题则更为直接,那就是:如何在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天,坚持着,并且顽强地活下去?老祝说,也许到时候,我们真的需要抱一抱,相互取取暖。 (来源:市场导报 作者:夏燕)

绍兴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内蒙古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澳门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宣城牛皮癣的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