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随遇而安

2019/07/12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有些事,终会因为岁月的蹉跎而越渐无光。有些人,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冰冷。有些东西,总会在冥冥之中潜移默化地转化,留给了迷茫的我们太多的伤

有些事,终会因为岁月的蹉跎而越渐无光。有些人,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冰冷。有些东西,总会在冥冥之中潜移默化地转化,留给了迷茫的我们太多的伤悲。还在寻找着黑暗的出口吗?其实自己已经看不到一切,却还误以为只是黑暗的缘故。何不擦亮双眼呢?让自己看清那带着悲哀色彩的自己。

总是因为岁月的迷沙而蒙蔽了双眼,而找不到真实的自己。留着一个空虚的躯壳,却少了一个炽热的灵魂。看着朝阳升起,一天的开始,又看着夕阳的落下,一天的结束。却只能默默地叹息,找不到什么实质的东西。今天是今天,明天又是哪一天?匆匆而又一成不变的每一天,是退了潮的沙滩,留给人慢慢思虑。看不到海的那边是什么,也望不到希望的白帆。只有看着海浪将思绪扬起,然后再重重地摔落,残忍地打在沙滩上,无法挣扎,也只能听天由命。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条鱼,在无边的广阔中彷徨,找不到归宿的天堂。或许人的一生带着一些残缺才是真正的美。

有时,别人和我聊天都会觉得我很冷漠,像在敷衍。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对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冷漠,而是面对那些未知的一切,我会冰冷得令人恐惧。我将内心藏得很深,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心不再受到伤害。蜷缩在心灵角落,只是为了躲避那些易伤人心的东西。然而这样,却只能将一颗心掩埋在流沙中,随着时间的推逝而越陷越深。有人问我,是不是喜欢文字的孩子都是不快乐的,我说是的。因为这一类人,只会将心灵所要宣泄的一切,落在文字里,流露在字里行间。他们无法表达这别人难以理解的孤单、寂寞,就只有倾诉给文字,因为文字不会伤害他们,能给他们一个安慰的港湾。

后来,我渐渐依赖于文字,变得沉默,变得无言。面对他人的讥讽嘲笑,我选择了沉默,因为看得淡了,懒得去争辩一切,也懒得去搭理。我开始独行其道,哪怕别人种种的不理解,也不再去在意。可孤独的人,终是走不了一条孤独的路,我开始接触那些原本不曾接触的人,却又在被伤害后蜷缩起来。在别人看来,我是一个比较开朗的人,然而他们看到我的每一次笑,都其实是带着深深辛酸的苦笑。没有懂自己的人,认识的人再多又怎样呢?还不是无法治愈那心中孤独的伤疤。每当傍晚时,听着他们嬉笑的言语,总感觉自己被隔离在了某个无光的角落,慢慢被黑暗所吞噬,被人们所遗忘。可又怎样呢?我的存在,只是茫茫人世中的沧海一粟罢了,去了,也就去了。我开始莫名的伤感,发出轻轻的吟叹。天空的群星中,可否有我的一颗?多年之后的分别后,又是否有人会记得我?恍若一梦,拥有的是太多的不实。荣华谢后,谁又记得这苍白的脸庞?独自憔悴,也只能是折煞自己的孤心。

我无力呼喊,只能俯瞰这喧嚣的世界,若天堂也有路,请让天堂的路不再茫茫。婉转的鸟鸣是回荡在心中的悠扬,却无法消去那晦暗的愁云。阴霾点点,使生活丧失了激情。如果花谢如斯,就让我化作广阔大地,容纳这独自憔悴的人儿。可是我终是做不了广阔的大地,连自己也了解不够。只是固执地认为我的生命里缺少了什么,却不明白到底缺少什么。想要寻找,却无从下手。迷惘地徘徊于这个人世,又渐渐被抛弃于孤独的陌路上,独自含泪。若大海也有寂寞,就让我陪伴大海一起,去寻找那天空的广阔,去领悟那明月的凄凉。

后来的后来,我开始思考,思考这人生的意义,开始着手自己的未来。然而我却望不到海的那边,就只能看到蔚蓝的海洋延伸到了遥远的远方,与天相接。我想,这海与天的距离,也许就是我走出晦暗的距离。我不禁有些绝望,看着那遥不可及的远方,我深深叹息。我不想就此停下步伐,等待着涨潮的海水将我淹没在无穷的寂寞当中,无声死去。然而我又寻不到那条能载我远航的帆船。海面上波光粼粼,我却只能坐在沙滩上,看着潮起潮退,又看着日升日落。我一步步走向海洋,想与之一起消失在浩浩的宇宙当中,从此听不见鸟鸣,看不到日出,等不到光明。然而海水掀起了巨浪,将我拍倒在海滩上,仿佛在对我说,这样就像放弃吗?我一脸哀伤,大海却丝毫不曾怜悯。别以为你的悲伤能让别人同情你,那只是你自己的事,无关世界。我默默听着海洋细语,落魄地倾听着海洋的私语。

我说,如果世界没有悲哀,那人还会悲伤憔悴吗?海说,如果海洋没有广阔无边,那么鱼还会舒适无虑吗? 我说,如果人不再流泪,世界是不是就充满了欢笑?海说,如果鱼不再死亡,那么海是不是就不再有荒凉? 我说,如果有一天,人不再因为情感而伤心,那是不是人就变得无情?海说,如果有一天,鱼不再因为生存而忧虑,那是不是海就无需再去担心? 我说,人是世界中的一部分。海说,鱼是海洋中的全部。

面对这冰冷的审问,我认清楚了自己,也看到了那些内心深处的呐喊。潮水退去,夕阳落在了海与天相接的那条地平线上,映出了海面无边的冷清。大海亘古冷清,那潮起潮落,或许便是大海心头情感的表露。无可奈何的孤独,大海又怎堪寂寞。而在千年无言的冷清中,大海学会了随遇而安。

早泄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