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即将告别独生子时代的银联还遭网友补刀银联

2019/03/03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上周,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下文统一简称《决定》),《决定》中表示,从2015年6月1日起,符合要求的机

上周,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下文统一简称《决定》),《决定》中表示,从2015年6月1日起,符合要求的机构可申请“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在中国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业务和推广新的卡品牌。这意味着在中国清算市场一家独大12年的局面被打破,中国银联将告别“独生子”时代。

就在《决定》发布这一事件成为各大财经媒体争相传播的成为热点时候,评论中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民一边倒的抨击银联的“垄断”存在、以及银联的霸权主义形象,甚至集中表示喜迎美帝企业VISA、万事达卡进中国结束银联现在的地位,以及让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结束银联“暴政”时代。

我们看一下主要的几条热评:A:期盼外资银行来华终于来了;B:VISA、万事达快来教育一下银联;C:银联在国内搞垄断,违反WTO,还想去国外搞垄断。D:都怪银联存在导致现在银行服务费这么高。甚至某报社的评论员发表银联可让消费者减税的外行言论。

许多从业者当然会认为这些民评论的“无知”和不专业,把银行卡清算组织(银联)和银行傻傻分不清楚,把舶来品想的过于美好,络本来就缺乏监管,民呈口舌之快,也容易在没有了解情况下做出感性判断,可往深度想想为什么舆论会出现一边倒的表现,深度原因还是持卡用户出对现在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客户服务不满意、希望境外金融机构进华促进改变国内金融机构服务质量这一现象,以至于评论的张冠李戴,则成支付行业从业者笑谈。

那什么是银行卡清算组织?

银行卡产业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双边市场特征,银行卡组织联合行业各方,构建了卡组织模式,该模式下,由卡组织转接其品牌银行卡的交易是一个基本的业务规则。

银行卡支付流程一般分为发卡、转接和收单三个环节,参与方包括卡组织、发卡银行、收单银行/机构、商户和持卡人(卡用户),其中,卡组织处于核心和枢纽地位,对完成银行卡支付发挥关键作用,因此这种模式称为卡组织模式。在卡组织模式中,账户体系、业务规则体系和定价规则体系是其三个核心元素,卡组织通过对三者的管理,实现对整个产业的居中协调,所以你可以简单理解为卡组织(银联)是交通指挥系统,各家银行和收单机构是在马路上奔弛的汽车,所以卡组织跟银行是两码事,《决定》发布跟银行政策没关系。

银联 “垄断”导致高交易手续费?

很多“外行”的友表示,是银联的存在让现在银行卡手续费变的这么高。那我们来分析一下,是银联造成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一般银行卡手续费会产生的几个方面,其中一个是银行卡本行异地转账、ATM取现、购汇、理财、贷款等,这些大多是使用银行相关服务,相关产生的手续费不涉及银联,是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另一个是持卡人在商家刷卡消费时产生的手续费,这个手续费跟银联有关,是消费总额的0.38%-1%左右,跟进商户类型不同进行分别计费,这一笔手续费由发卡银行、收单银行/机构、卡组织进行7:2:1的比例进行分配,其中发卡行拿7成多,向商家提供银行卡受理服务的收单银行或从事收单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获取两成,银联因“指挥交通”进行转接清算拿一成。

发改委曾在2013年1月发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优化和调整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通知》(66号文)进行对银行卡交易手续费大幅度下调。所以很显然,只有发改委可以定价,银联单方面没权利进行费率调整,不存在银联将交易手续提高一说。而众友喜迎境外的VISA、万事达卡的交易手续费率普遍高于银联。

发改委66号文规定刷卡手续费标准

银联不止一次“被骂”

就在两年前支付宝关停线下POS受理业务,并发微博表示“众所周知”的原因,让用户和媒体解读认为是银联所为,进而舆论一边倒的抨击银联,让整个事件演变成国企打击民企、传统打击创新,支付宝获得了声援和同情分。倡导创新却又不按常理出牌的支付宝俨然成为人民子弟兵,带领用户翻身农奴闹革命之势,将循规蹈矩的像国军的银联“打”的溃不成军,马主席成为继毛主席之后有价值语录传教者,所以相对于支付宝在品牌和声誉上的“亲民”,银联的确无可奈何。

银联被骂冤不冤?银联品牌竖立存在问题

先说一下银联到底有没有垄断和双重标准,WTO判决结果是“银联在国内不存在垄断,但中国政府需要尽快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我们眼中的“垄断”应该是银联地位的行政垄断,央行早相关政策要求规定,发卡银行必须发行银联品牌银行卡,政策上规定银联”垄断“经营,所以长达十多年里我们大都使用的是银联品牌卡,甚至在国内出现了双标卡这一在国际上视为奇观的卡片,这个“垄断”是行政要求,也成为银联茁壮成长的福利环境,但随着央行废除相关政策,加之国务院的《决定》发布,银联总裁时文朝也曾表示银联裸泳时代来临。

有没有双重标准,

即将告别独生子时代的银联还遭网友补刀银联

这个问题也存在,银联作为卡组织,银联商务(银商)作为银联子公司的确是一个裁判员一个参赛者的关系,银联严查第三方支付时对银商的违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引起众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反弹。

除了上面的问题还有品牌竖立问题,银联在十多年的政策溺爱下,银联发展迅速,业务从国内跨越发展到全球一百五十多个国家,成为为数不多的具有全球化DNA品牌的金融机构,可就像“天将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一样,许多持卡用户却不太买账,所以一出现银联负面的,络上普遍是偏负面的评论,虽然我们看到的确是很多用户的“无知”,但作为“民生品牌”在这些年的发展中站在了“无知”用户的对立面,这个需要让银联深思,品牌应作为银联核心价值之一,列举主要几个品牌竖立的问题:

一、企业定位。国企央企,所为成也萧何败萧何,享受政策福利扶持长大的银联一直甩不掉行政垄断的标签,企业管理层多是央行空降,半政半企,市场化的今天,广大用户普遍对国企不抱好感,先天存在品牌距离。

二、思路定位。大国企的思路,基本还留在几年前,学范冰冰“我就是豪门”般的姿态,过于自持品牌。

三、品牌定位模糊。亲民有限,从事金融业一般都是跟高大上挂钩,银联在品牌方面也不例外,做了音乐会、亚洲音乐大奖等几个中高端品牌项目,有没有效果?肯定有,效果多大就说不准,可国人天生有种认为舶来品比国货好的心态,所以你做中高端营销时也难以短时间改变许多用户认为VISA、万事达卡档次比银联高的现状。银联这12年应该说是一个民生品牌,如何让民生品牌竖立为民族品牌、成为人民群众的品牌才是硬道理,银联在北京地铁的“爱心列车“口碑营销算不错,也说明了银联在品牌多元思维上的变化,要让品牌继续亲民,在品牌参与感和口碑营销上让用户产生共鸣。

四、保护不够。尤其是在收单机构的代理商中,冒用、盗用银联Logo,捏造银联运营中心等已成普遍现象,若产生服务问题,银联品牌则被绑架和背锅,在中国清算市场开放的明天成为难以解决的隐患问题。

五、投入不够。除了ATP等几个赛事,基本没有知名度较高的国际性体育赛事,比不过VISA和万事达卡,在其他在口碑营销和用户参与传播方面是短板,与支付宝等存在较大差距。

卡组织有啥好?摇身一变成为经济制裁战略武器

在支付产业,发卡市场和受理市场均呈高度分散化的状态,通过卡组织作为转接中心居中串联与协调。以前没有卡组织,各家银行商户只能刷各家的银行卡,不能跨行刷卡,早期大型商户则一柜多机,卡组织存在可以降低社会支付成本,提升了支付效率,方便了社会生活。卡组织作为规则制定者,其地位不言而喻,支付宝等多家机构则窥视已久,支付宝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曾在开放日对卡清算组织资质表现出浓厚兴趣。

2014年,因乌克兰事件,美国开始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VISA与万事达卡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停止对俄罗斯几家银行所发售的银行卡的支付服务,对俄罗斯民生造成巨大影响,俄罗斯没有自主银行卡清算组织,国内民众主要依赖美国的VISA、万事达品牌卡,至此,在政治上吃到亏的北极熊才着手准备自建卡清算组织。所以说,无论是政治层面还是民生层面,大国属于自己的卡清算组织是国家战略级重要的。

银联的贡献及重要性

你钱包中的每一张银行卡是不是都有一个银联logo?每当你跨行消费一次、或者ATM取现一次,银联都能从这笔消费中获得一定比例收入,你平时不知不觉的为银联创造收益,但你却又不了解这个机构。

上个世纪90年代,国内银行卡发现和受理规模较小,而且不能互联互通, 1993年,国家提出“金卡”工程,要求实现POS机与ATM机络资源共享,改善用卡环境。银行卡要走联联合的道路,要成立一个中国银行卡联合发展组织。银行卡业务的春天来了。2001年5月,一个名为“银行卡联合发展组织筹备组”的组织成立了,组长是现在后来银联的创始人万建华。央行管理层曾经设想转向支票社会,结果银行卡兴起后,把支票阶段跳过去了,把压卡机时代的信用卡也跳了过去。“我们跳了两个阶段,直接电子化了。”万建华曾描述银联卡发展的迅猛过程。

2002年2月23日,银联筹备组在《关于设立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请报告》中称:“为了推进联工作,加快金卡工程建设,应对加入WTO之后银行卡业务的国际竞争,经人民银行牵头组织,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发卡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联社、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国家邮政局等85家单位拟在原18个银行卡信息交换中心的基础上发起设立银联。”

2002年3月,银联正式成立,这是国内一家银行卡跨行交易清算机构,央行赋予银联“组织银行制定规则”的权力。这一年,被业界称为中国信用卡元年。成立当年,银联就实现了在300个城市各大银行的行内联,在100个城市实现银行卡的跨行通用,在40个城市发行银联标识卡,并且实现全国范围内的异地跨行通用,在2003年末,银联已经实现全国地市级以上城市联通用,并在这一年开展国际化。可以说银联在万建华的运作中打下“民族品牌“的基础,推进了中国银行卡产业的发展,实现了规模经济效应,大大降低了社会交易成本。另外对国内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形成和规范也产生了深远影响,有效的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中国未来清算市场,银联不再是

国务院发布《决定》后,支付宝、财付通分别将注册资本金增加到10亿,为申请卡清算组织许可证做了冲刺准备,而万事达卡也公开表示要申请并在中国开展卡清算业务,十二年成长的银联,为支付行业孕育了良好的发展环境以及人才输出,银行卡清算市场化是中国电子支付的新里程碑,自2015年起,已是青壮年的银联不再依靠政策的避风港,正式重新扬帆起航。一位银联人士说,以前大家都骂我们垄断,现在我们终于把“垄断”的帽子甩进太平洋了….

作者:讯联数据研究员,寇向涛,:sorryediso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