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广州边检外交官道防线个欢迎

2018-10-29 12:22:52

广州"边检外交官":道防线 个欢迎

笔者近日与广州边检黄埔站的民警们一起,乘着小舢舨到珠江口,爬上刚入境的远洋货轮进行检查;随后,又登上一艘正在广州检修的外籍散货轮,体验了一回“边检外交官”的苦与甜。  爬8层楼高的货轮软梯是家常便饭  边检民警位于国门的道防线,肩负着决定是否批准访客入境的重大,保护国民不受非法入境者的侵害。他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人证对照”,判定眼前的旅客就是所示证件上的那个人。边检民警同时还是向合法访客表示欢迎的人,他们就像是小外交官,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国家形象。  当天下午2时,笔者和黄埔边检站韩建强、熊鹰等民警来到广州波罗庙码头,分坐两条小舢舨赶赴江心大濠洲锚地,对停靠在那里等待入境的新加坡籍“载春”轮实施登轮检查。  在岸上看来风和日丽,但下水之后,才发现由于往来货轮频繁,螺旋桨的转动导致水中产生一个个漩涡。一艘大货船通过时,带动的波浪让小舢舨在水面上忽高忽低,险些倾翻。  一路颠簸,20分钟后小舢舨搭靠“载春”轮。从水面仰视这艘集装箱货轮像个庞然大物,约8层楼高。船员从甲板上放下一条软梯。对于边检民警来说,爬软梯是家常便饭,四五十岁的民警都得爬。韩建强和熊鹰一前一后很快就爬了上去。  当笔者爬上软梯后,全身贴在船身的外侧钢板,悬在半空。向下一看,珠江水流湍急,顿时后背冒汗,使出十二分力气,紧紧抓住软梯的粗麻绳。   由于没有受过相关训练,出于安全考虑,终笔者改从货轮的舷梯登轮,但心中暗自佩服边检民警的功力。  登轮后,边检民警首先到船长办公室对外轮申报表、船员名单和证件等进行检查。细心的民警发现船员姓名登记表上的一名船员的信息和证件上所示的不符,依法立即要求船方重新制作新的登记表。他们对所有的船员进行“人证对照”,检查船员证件真伪,之后为船员们签发登陆证。他们还钻进嘈杂的货轮机舱,在高温下搜寻是否有违禁品或偷渡人员藏匿。  约半个小时左右,民警完成了对“载春”轮的检查。船长洪中宗很满意民警的检查效率,因为对于国际航行船舶来说,多耗费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经济损失。若耽搁一天,损失就可能达到数万美元。  “载春”轮准备开进文冲船厂进行检修,当民警下船后,船长就立刻下令起锚前往船厂。黄埔边检站政委谭维安说,边检民警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力争减少办理边检手续的时间,为船方和港口提升经济效益。  吃泡面喝“压仓水”,蜡烛微光站岗放哨  告别“载春”轮,笔者一行马不停蹄地赶赴广州波罗庙船厂。驻船监护队民警徐博韬、吉林发带领我们开始了驻船监护工作。  在波罗庙船厂检修的马来西亚籍“塞班船长”号散货轮上,过道低矮逼仄,船上物品十分凌乱,叮叮咚咚的敲打声和马达的轰鸣声源源不断地钻进耳朵。  到了晚餐时间,船方为民警端上一小盘炸虾、辣椒和米饭。船上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晚上,一名民警和衣睡在沙发上,另一名民警则担负起监护执勤的任务。  徐博韬介绍说,“塞班船长”号的环境还不是艰苦的,他曾经在更恶劣的环境中驻守一个多星期。“夜晚经常坐在沙发上小憩,边检民警腰椎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  外轮入境后,一旦被发现携带了枪支弹药等禁品或者因为经济纠纷被海事法院扣押,还有一些废旧钢船,都要在锚地等候指令。此外,加上在船厂维修、拆解的外轮,都是边检民警驻船监护的对象,确保船只入境的安全。  “一艘外轮就是外国一块浮动的国土”,一位边检民警说,驻船民警的任务就是要全程监控这块浮动的国土,直到相应的问题解决了,才算完成任务。  通常情况下,大型外轮都停靠在锚地。黄埔边检民警常常要到与香港水域交接的茫茫大海或荒无人烟的岛屿附近驻船。平均驻船一次的时间是10天,远离大众视野,只有民警才能明白个中滋味。  在驻守船中,很多船既发不了电,也没有淡水,更不要说伙食了,大多数的日子里都是用方便面充饥。风浪大时,船体猛烈摇晃,惊心动魄。船上缺饮用水,民警们便常喝为了增加船的重量而装在船舱底部的“压仓水”。有时水龙头一打开,流出的水已被铁锈染成黄色。没有照明灯的晚上,民警只能依靠蜡烛微弱的光亮站岗放哨。  环境恶劣的是船主准备要卖掉的废弃船和被扣押的破旧船只。驻船民警经常会看到一床的蟑螂四散逃开,起床后全身又会长出又痒又痛的红疹。  在亚运、大运期间,驻船任务增多,基层警力却不够,女民警也要到码头巡逻,边检站各级领导也要到码头站岗。广州边检总站总站长王健说,亚运期间,珠江水域管控是重中之重,民警24小时值守码头和驻船,用坚强的意志筑牢国门道防线。  南方 李强 通讯员 邓书山 郭广荣  (来源:南方)

中老年人保健品
圭峰花园
万科金域华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