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说她不容易找到真心的男人新婚之夜他前女友居然坐在床上

2019/06/20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丁鸿站起身子,身后的茅房被镶上了两层的青石砖,上面还铺着一块硕大的板子:“我只是不想老从屎堆里将你拔出来!”傻妞儿大囧。衣服在傻妞的

丁鸿站起身子,身后的茅房被镶上了两层的青石砖,上面还铺着一块硕大的板子:“我只是不想老从屎堆里将你拔出来!”

傻妞儿大囧。

衣服在傻妞的身上飘荡了着:“你先回屋,我去给你买件衣服。”

傻妞儿点点头:“那你想吃些什么,我给你做吧。”这句话说得确实是有些微信,但是那干瘪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米面都在火房里,火灶我已经升起来了。直接下米就好!”丁鸿将竹篓背在身后,从衣襟内测攥出几枚铜板就要出家门。

傻妞儿目送着这个男人之后,飞速的奔到屋里,掀开大杉木的锅盖,只见那水已经滚了起来,疙瘩疙瘩的作响。

她向后寻了一圈,就看见一个高高的酱色大瓮,瓮里只有有少半盆的大米。

傻妞随手找了一个条状的袋子,将宽大的衣服绑在自己的身上不至于划落。大米蒯出了半个碗边,骰洗了两次之后直接下锅。

嫁妆可以不要,但是那亵衣亵裤总是还要洗上一洗。

看着院子外的小溪流,索性就拿着衣服和门前一个光滑极了的大锤子就走了去。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住跑,电视剧里好像都是这么洗的。”傻妞儿自言自语的走出了门口,这柳家庄,临近着河边,吃水用水都方便的很。

傻妞儿坐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小小的脚丫轻轻地探了下溪流,清冽的温度直接就涌上了她的心头,顿时间让紧绷的心神一下子就放的轻松。

她急忙将两只脚插在水里,眼神就这么看着蓝天丝毫不顾及刺眼的阳光,这样蓝的天,她好久都不曾见过了。

一侧的石块子底下声音悉悉索索。傻妞儿身上顿时间一个机灵。

“不会是有海蛇吧!”她将身子向后缩了缩,用手上的长木棍将那块石头轻轻地翻了起来。

只见映入眼底的竟然是数十只肥硕的大闸蟹。傻妞的双眸顿时间就睁的巨大。女汉子的性格火热上线。

三下五除二,就将这些人间美味端上了屋里,还不忘盖上盖在加上一块大石头生怕它们跑了一般。

待到傻妞儿将衣物洗好捡了些树枝子撑在灶火的边口之处,露台的粥已经滚的温热了起来。

傻妞随手抓了两只螃蟹,十分认真的清洗干净,刀尖一斩,分成两半,腮肺细细挑出,然后再切成了小块,加了些盐巴粒放进锅里继续焖煮。

不多会,味道便弥散出来,大米的清香和螃蟹独有的清甜。让傻妞儿的肚子咕咕叫的更加厉害。

她靠在门前张望着,这要是自己先吃,未免有些不地道。

院子里另外两个房间,一间屋子开着门,咋咋乱乱的东西摆的横七竖八。而另一间屋子一把铜锁将门口锁得很是紧实。

好奇心的驱使,傻妞盘在门缝处向里面张望着。

“你在干什么?”身后顿时间响起了丁鸿的声音。

傻妞儿被突兀的一声吓得一个机灵:“没,没什么!”

“不要打这屋子的主意!”丁鸿格外宝贝这件屋子一般,像是里面藏着什么惊天的宝物一般。

“你在里面是不是藏小了?”傻妞儿媚眼一抖,戏谑的样子倒不像是寻常媳妇会说出来的。

“衣服……”丁鸿真不懂这小小的一个丫头竟然会这般口无遮拦,这一时间倒是让他没话接下去。只能从身后的背篓之处将衣服取了出来。

“谢啦!”傻妞儿终于能穿上合适的衣服开心的紧,顿时间就接过衣服跑进了屋。

素净的淡蓝色广绣杉与长裙,傻妞一走出来,显得清甜无比,远不似昨天那般傻里傻气。

“我熬了粥,快来吃!”傻妞儿被蟹肉粥的香味勾的肚子再次咕噜噜一叫,于是慌忙在门口拢了拢手。招呼着丁鸿过来。

丁鸿的心头说不上的一种感觉,看着眼前的女人,心头似乎是有些地方悄悄的融化着。

两碗蟹肉粥被端上桌子。

“听说媒婆子说你叫傻妞儿。”丁鸿眼神瞄了一眼两人的碗里,很明显的自己碗里的蟹肉远远多于傻妞碗里的。

傻妞连刚刚将夹起一块蟹肉的动作都停了住:“谁说的,竟然有损我的清誉,我怎么会叫那么傻缺的名字,像我这么貌美如花,如花似玉,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

“豆芽菜?!”丁鸿静静的喝了口粥,确实是醇厚鲜甜。

傻妞儿顿时间就要喷血了。

“换个名字吧!”丁鸿拿起自己手做的筷子将蟹肉全部都夹道了傻妞的碗里。

傻妞悠然而生出强烈的好感:“那换成什么呢?”

“楚楚。”

傻妞的眼睛睁得巨大:“你是半仙吗?我的天,我的名字你都知道,你是不是偷偷的跟踪过我?!”她眯着眼睛有一种狡黠。

十年征战的丁鸿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女人,十年征战,一切便都是变了模样,现在的女人都是这般奔放?

“那好,以后就叫楚楚。”丁鸿端起碗,三两口就将碗中 的饭食吃的干干净净。

“锅里还有。”她急忙道。

“饱了,我去将那头的屋子整理一番。”丁鸿将碗筷收拾到厨房,便去向了那个堆满杂货的屋子。

咯吱……门外的栅栏被悄然推开。

“丁鸿,丁鸿……”女人的呼喊声很是尖锐。

傻妞,不不不现在应该唤作楚楚。

楚楚探了探头之间一个女人的背影走向了那个杂货的房间。

“何故前来?”丁鸿说话的声音冷冷的。

楚楚竖起了耳朵,自带八卦的体制让她敏锐的偷听着。“啧啧啧,怎么能对一个女人这般冷冰冰的。”

“你是还在怪罪我吗?”女人声音之中带着些哭腔。

“真是说笑,我一走三年有何可怪罪的。”丁鸿的手上向外伴着板子,迎头就撞上攀在门缝上偷听的楚楚。

楚楚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Hi…..”楚楚尴尬的笑了笑:“你们聊。聊好,我什么也没听到!”她转头就要逃走就见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再看自己已经被丁鸿提了回来。

“香英,我也已经有了妻子,不必再惦念了!”丁鸿攥着楚楚的手,那力气似乎是想将她捏碎一般。

楚楚心里明镜似得,这原来是前男友前女友来的一趴啊。

香英不但不为所动,反倒直接扑在了丁鸿的身上:“她是十里八乡都出了名的傻子,傻子啊!”

楚楚本事不打算搀和但是这么说自己的心中难免有些不快:“大姐家里几个孩子,是不是个个都能打酱油了,我说你一个中年妇女怎么这么不知廉耻还勾引别人的老公。”

香英有着乡村悍妇的粗蛮,手掌一挥结结实实的给了楚楚一个大嘴巴子。丁鸿显然并未想到,伸手都未拦住。

楚楚顿时间就被惹毛了。弓着的身子像是炸毛的小鸡,恨不得这就冲过去跟她一决雌雄。

丁鸿像拦小鸡仔一样就将楚楚圈在怀里。

“走吧,以后我们少些来往!”丁鸿几乎是在怒斥。

“你原来从不曾跟我大声说话的。”香英的身子连连后退,使劲眨眼的摸样似乎是要逼出几滴泪水。

“今非昔比。”丁鸿直接拉着楚楚就想屋子里走去,香英一个人在院子里站了约莫三两分钟觉得是自讨没趣便离开了。

“丁鸿,我一定会抢回你的!”香英自信说道。

“那人是你前女友?”楚楚揉着自己的腮帮子,脸上的巴掌印赫然可见。

本文作者:小说精选(今日头条)Tags:服装 小说 螃蟹 中华绒螯蟹 豆芽

成都治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临沧医院治疗白癜风
台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