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官员财产公开利于反腐但缺核查机制

2019/05/22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官员财产公开利于反腐 但缺核查机制法制晚报讯 近日,“官员财产公开试点中半数昙花一现”的消息受到社会各界广泛热议。这些试点地区的具体情况

官员财产公开利于反腐 但缺核查机制

法制晚报讯 近日,“官员财产公开试点中半数昙花一现”的消息受到社会各界广泛热议。这些试点地区的具体情况如何?长期关注该问题的黄卫平教授以数十个试点地区研究为基础,用数据还原出当前我国官员财产公开的详细图景。

昨天下午,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教授黄卫平在接受《法制晚报》采访时表示,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落实对于反腐斗争具有重要意义,而公开无疑是促进该制度落实的关键一步。

公开范围:多不涉及家庭财产

黄卫平和他的研究团队搜集了2009年初至2012年末全国各地官员财产公开的案例,研究是基于互联上公开信息的统计分析,数据均来自地方政府的相关公开渠道。调查显示,20个试点总共公开了4466名,平均每个试点公开官员235人。

绝大部分试点地区将公开对象限定在党政部门官员,只有少数地方将公开向其他部门干部延伸,如慈溪市把国有企业负责人纳入公示对象等。

公开内容主要还是集中在领导干部个人,不包括配偶、子女的财产状况;且多数试点地区仅限于某一对象或某一内容。如阿勒泰地区只公开官员个人的收入,不涉及本人及家人的财产状况;只有黎川县把公示者父母的收入和财产情况纳入公示范围。

解读:

黄卫平认为,由于公示对象有限、范围狭窄,不能真实体现官员的家庭财产状况,可能导致官员将一些非法所得转移给父母、子女或其他亲属,以规避上述规定。

在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设计上,只有公开的官员财产范围越广、官员级别越高,制度防腐的价值才越大。

公开方式:从社会公开转向内部公示

70%的试点采取单一的公开方式,只有6个试点(浏阳市、庐江县、青铜峡市、淮安市、磐安县和掇刀区)综合使用络、广播电视、报纸、单位公示栏、会议公示、短信中的两种或两种以上方式公开。

通过络公示官员财产,要比单位公示栏公示更方便公众监督,但络手段却正被很多试点摒弃。

2009年有4个试点以络作为公开方式,其后三年采用络来公示的试点总共才4个,试点公示正从社会公开转为内部公示。

解读:

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关键环节就在于公开。如果这个制度不公开,那么具体的执行情况就得不到有效监督。没有监督,制度就形同虚设。

黄卫平表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公开就是别的审核。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目前缺乏一个独立的仲裁机构,来有效监督该制度是否得到有效施行。

公开监督:审查缺位且问责缺失

试点单位财产公示内容比较粗略,明细程度不高。如青铜峡市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内容包括“收入主要来源、个人房产、婚姻和生育状况与民主推荐票数”几个方面。

“收入主要来源”只写明是以经营性收入为主还是工资性收入为主即可,不需写明具体数字;“个人房产”只写明有几处房产即可,无需写明房产的面积等信息;更无需公示干部的工资、存款、家庭成员等信息。

虽然不同程度地要求对申报和公开的材料进行审核,但实践中公开内容的真实性主要靠官员自觉程度,缺乏权威核实。

解读:

黄卫平指出,一方面,大部分试点地区尚未建立健全的审查机制。另一方面,诸如房产、存款、证券等信息系统尚未建立,在全国未能联和共享,核查机构也无法真正地查清官员申报的财产是否真实。

权威核查机制的缺失导致公开内容的真实性难以保证,让官员财产公开流于形式,公开效果无从保障。从2009年以来的20个试点中,只有黔江区在公开57名处级干部中有2人在公示后被举报,而被取消任职资格。

20个试点地区官员财产公布现状

公布

现任+退休

3年以内

新疆阿勒泰地区

公布

现任领导财产

湖南湘乡市、湖北掇刀区、浙江慈溪市、江苏贾汪区、浙江象山县

未公布

现任领导财产

重庆黔江区、宁夏银川市、江苏淮安市、湖南浏阳市、宁夏兴庆区、宁夏盐池县、江西黎川县、宁夏青铜峡市、安徽青阳县、安徽庐江县、江苏北塘区、辽宁古塔区、江苏泗阳县、浙江磐安县

公布

处级+科级

新疆阿勒泰地区、江苏淮安市、湖北掇刀区

仅公布

处级

重庆黔江区、宁夏银川市、湖南湘乡市

仅公布

科级

浙江慈溪市、湖南浏阳市、宁夏兴庆区、宁夏盐池县、江西黎川县、宁夏青铜峡市、安徽青阳县、安徽庐江县、江苏北塘区、辽宁古塔区、江苏贾汪区、浙江象山县、江苏泗阳县、浙江磐安县

公开时序:半数试点探索一次就偃旗息鼓

从改革试点开始的时序来看,试点数量、公开人数及公开级别都呈现衰减趋势。

再次,公开财产的官员级别也呈现递减趋势。无论从公开处级官员的试点单位数量,还是从公开的处级官员人数来看,都呈现出明显的衰退之势。

2009年公开处级官员的试点有4个,即阿勒泰地区(99%的处级干部)、黔江区(57名)、湘乡市(69名)和掇刀区(四大领导班子)。年间,公开处级官员的试点只有银川市(63名)和黔江区(68名)。2012年全年没有试点单位把处级官员纳入公开对象。

从公布的政府级别来说,除新疆阿勒泰地区、重庆黔江区、宁夏银川市和江苏淮安市4个试点把政府级别公布到地级市外,其他16个地区均只公布到县级政府。

解读:

试点单位也存在断续性特点,形成“昙花现象”。仅一半左右的试点在初次公开官员财产后还会持续,另一半试点探索一次就偃旗息鼓了。这从侧面说明,官员财产公开试点是敏感性较高、牵涉面较广、阻力较大的反腐战略。

黄卫平说,应防止那些已有较多财产的公民进入国家公职人员队伍。实际上领导干部的财产申报制度多年前即已存在,但却始终未真正被有效落实。

近几年,党内领导干部的财产申报越来越严格,除设置了一定比例的抽查率外,也开始出现官员填报后,又被退回重新填写的情况。这些均表明,中央对这个制度的执行在逐步收紧。

2015年11月份SUV销量排行榜11月份销量做好的SUV
日本票房-《虎胆龙威》夺冠 《泰迪熊》退位
光景绵长,愿有所期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