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的围城

2019/02/03 来源:南昌信息港

导读

爱的围城我的男朋友也是大学同学李林是C城人,我跟着他到了C城。李林在市卫生局做了公务员,我几经周折进了C城一家化妆品公司做了总经理秘

爱的围城

我的男朋友也是大学同学李林是C城人,我跟着他到了C城。李林在市卫生局做了公务员,我几经周折进了C城一家化妆品公司做了总经理秘书。刚到C城,我人生地不熟,没有李林陪伴时,因为孤单常常想家,想父亲和母亲,第二天上班情绪便很低落。也许我的情绪变化很明显,每当这时总经理张楚君便会注意地看我一眼,只一眼就让我意识到个人的情绪不能带到工作中,于是,立刻调整情绪,进入工作状态。除此之外,我是称职的,张楚君对我的工作还是满意的。我的上司张楚君,近不惑之年,工作严谨求实,管理科学、人性化,因此,公司在短短的几年一跃成为C城有实力的企业,而他也赢得董事长充分的信任。

李林的事业一路顺风,工作刚满两年就做了局办公室主任。这可是一个看着不显眼却有着无形魅力的位置。于是,李林的应酬越来越多,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我越来越不开心,偶尔见面,我们之间也少了以前的温馨和柔情,常常因为我的不满、抱怨而不欢而散。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我和李林没有未来。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当我又一次发泄完对他的不满后赌气说:我们分手吧。他睁大一双眼睛不相信的看着我,我说:我们分手,既然在一起没有快乐,为什么不放对方一条生路?他看着我狠狠的说:好,分手!说完转身离去。看着李林的背影,我哭着喊:李林,你混蛋!我的哭喊没有让李林回转身,他从我的视野消失,我哭倒在街道边的草地上。

我向公司请了三天假。整整三天我把自己关在租住的房子,任眼泪恣意流淌,整整三天没有李林一个。三天后,我回公司上班,尽管我化了淡妆,可是,依然是一副大病后的憔悴,浮肿、青色的眼圈,没有光泽的晦黯的面容。我迅速走进办公室,不想让同事看见我,不想看见他们同情的眼神。觉得他们不在于同情谁,而是对我经历的事情感兴趣,拿这种事在口水里津津乐道来回磨。然而,我却不能回避张楚君。因为他要一份客户资料,所以我不得不走进他的办公室。迎接我的是一双关切的眼神,这可是他没有过的眼神啊!在这样的眼睛注视下,我的眼泪不听话的溢满眼眶。泪眼婆娑中,听见他说:“一切都会过去,无论多么不愉快的事。”

我沉默做事,不愿和任何人交流,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以回避独处时的孤独、痛苦。这样沉闷的日子里,惟有我的同事静贤能给我一点慰藉。静贤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有一头乌黑的长卷发,特别是那双眼睛流露出一些风情,因此在别人的眼里,她很风骚。她已经结婚,尽管她和我无话不谈,可关于他的丈夫她却不可思议的守口如瓶。她安慰我:“分手就分手呗,你这么雅致的妙人儿还愁找不到比李林更好的男朋友?”说完静贤附在我的耳边小声说:“有一个人始终在关注你,尤其近一段时间表现特别明显。”静贤富有深意地眨眨眼睛。我凄楚的说:“你拿我开什么玩笑?”静贤惊讶的说:“你真的没有感觉?是张总,全C城儒雅帅气的男人啊!几次我看他看你都出了神,只有他的心里有你才会那样看你!”“你发什么神经?他是有老婆的人啊。”我有些恼怒静贤的口无遮拦。

可是,自从听了静贤的话,我感觉张楚君的眼神确实蕴涵一种特别的东西,这种东西似乎和我有关。张楚君的眼神里有成熟男人的定力,但当他定定的看我而突然被我发现时会落荒而逃,那时他不像沉稳、威严的总经理,而更像小偷。我为逃避独处在公司加班,他会安排人送来精致、可口的夜宵。周末到了,洗完衣服,做完再简单不过的家务,才到上午10点。我不知怎样打发这漫长的时间,让自己不陷进不愉快的回忆,从而摆脱痛苦、忧伤?铃声响起来,接听是张楚君的声音:今天是重阳节,也是登高节,有没有兴趣上雷公山转转?我的车在你家楼下,去的话就下来。他的话说得很轻松,但听得我心里有些发抖,我不知道此去将会面临什么,但转念一想,是不是自己太小气了?我犹豫着,还是拿起手提包。

雷公山是C城有名的风景山,山上林木茂密,溪水潺潺,是节假日C城人休闲的地。到了山下,我们弃车上山。没有秋阳照耀的天气,很适合登高。一路默然,缓缓而行。到了山顶,站在一棵数百年树龄的楝树下望山下水环山绕的C城,连日来笼罩心头的郁闷、伤感在不知不觉中离我而去,心变得轻盈、透亮。我凝神望山下的侧影被张楚君用定格,很久后仍做他的背景画面。下山了,在一处有红叶的茂林边,张楚君下到陡峭的崖下。过一会儿,他捧着一束用草茎扎着的红叶枝条上来,“这里没有花,用秋天的红叶送你,愿你快乐!”看看他,手被荆棘划破口子,衣服上沾着草屑。接过红叶,心里很温暖。于是,把眼光停留在张楚君身上,次专注的用不是秘书对老总的眼光打量他:高大、挺拔的身材,深邃、明亮的眼神,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丝毫不减平日的儒雅、内敛、从容。他比李林多了许多内容,因而比李林多了成熟男人的魅力。也许,我专注的探究式的眼神他有所感觉,转过头微笑的看着我,我落荒而逃,面颊滚烫极了。以后的路途,我便缄口不言,直到车停在我家楼下。

我不再把自己放置在忧伤的心境中,渐渐开朗。张楚君偶尔的请我喝咖啡,或去健身俱乐部放松一下;有些属于我做的工作他会悄然做了而不再吩咐我;有风雨的晚上,会有他的嘱咐我关好窗户。好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想起李林,我以为我忘了李林。可是,听见李林和卫生局局长女儿结婚的消息,我有一刹那间的眩晕,然后心便如针扎似的痛。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他给我说:“亲爱的,别再闹了,我们和好吧。”躺在床上,往昔的一幕幕似电影画面在我的眼前呈现,陌生的他、熟悉的他、热恋的他、深爱的他、无奈的他、惜别的他、伤感的他、玩世不恭的他、决绝的他,交错浮现,我心痛不已。眼睛肿得桃子一般,眼泪还在无声流淌。

直到房里暗下来,我才知道我已经不吃不喝一整天。门铃响,我起身开门,一阵天旋地转,又躺下,门铃却不依不饶的响,只好挣扎起来打开门。我发生多大变化?张楚君脸上起了一阵搐动。他一把将摇摇晃晃的我抱起来,沙哑着声音吼叫:你这个小傻瓜,你怎么会为一个不值得的人不把自己当回事?看你这样折磨自己,我在遭受煎熬!你不知道我在爱你吗?我任由他摇着、紧紧抱着,感受他的泪水滑过我脸膛的温润,一刹那间,觉得依偎在他的怀抱是舒服的,安全、温暖、倍受呵护。眩晕中感觉张楚君呼吸粗重,呼出的热气极强的喷在我的脸颊、耳垂、颈部,他一改平日的温文尔雅,双手如钳子般卡住我的身体,蛮横的吻住我的嘴唇,渐渐一股热流在我的体内升腾,且奔涌不止,在他不停的“我爱你”表白声中,热烈的回应他不断高涨的热情,和他在沙发上缠作一团……

我陷入一场新的爱情。在公司,我们依然是中规中矩的上下级关系,我同以前一样尽职尽责,只是公司再也不是冷冰冰的工作场,那里有一双眼睛在热切关注我。工作之余,我是张楚君爱不够的心肝宝贝。他将自己立体的展示,让我了解他,他自信我了解他后会像他爱我一样爱他、离不开他。他告诉我他逝去的慈爱的母亲,他的初恋女友。他感叹我的单纯和善良,常常爱怜的凝视我的脸,教我为人处世的经验。他厚厚的几大本日记告诉我他的成长和奋斗历程、他的茫然和挫折、他的失意和成功!我为他曾经“……怎奈何?那堪熬到明。到天明,孤月自断前程”的孤独、彷徨、悲观而心痛;为他“不责小人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的做人理念而折服!他是这么丰富多彩,这么内涵丰盈!我爱上他了,如他所愿!

我们不再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秘密约会在酒店、我租住的一室一厅、他的办公室。遇到好天气的周末,我们会选择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郊游。一个春日的午后,我们到了有大片桃花林的青岭。望着半山腰的桃花林,我撒娇的拽着他的后衣襟要他给我前行的力量,他忙不迭的点头应允,那乐滋滋的模样如同得了重奖。看他一手拎着食物袋,一手拎着我的手提包,拖拽我费力前行的样子,我笑他是负重的骆驼,他笑呵呵的说:能一辈子做你的骆驼是我的愿望。在热烈怒放的桃花林里,我忘情穿梭其间,与桃花做各种姿态的亲密接触,张楚君跟在我身后,不停拍下我与桃花“相映红的动人形象”。终于累了,也疯够了,才发现手指头不知什么时候被桃树枝划破一条口子,殷红的血滴个不停。我极力忍住痛,张楚君还是捧起我的手心疼得直抱怨我,看他用面巾纸为我包扎伤口的小心翼翼,心里潮起一阵感动和希望,希望永远被这个男人呵护,希望与这个男人相爱直到地老天荒!此时,我一定脸颊绯红,眼神如梦如雾,否则抬起头的张楚君不会动情的将我拥在怀里,轻轻吻我的额头、眉毛、耳垂,用嘴唇轻触我的嘴唇,用舌尖轻触我的舌尖。我的热情终于似火山爆发,伴随一声“我爱你”的呢喃,我忘情的吮吸他的舌尖,身体与他的身体纠结在一起,在眩醉中感觉他的挺拔、进攻的雄壮有力,从生命底层涌出的潮水渐渐将我淹没,我渐渐进入一种无意识的休克状态……

我们小心翼翼地维护着秘密。然而,敏感的静贤还是看出来了,她把我堵在办公室,诡秘地笑说:你容光焕发、丰采照人,简直妙不可言啊!是爱情雨露滋润的?我掩饰笑说:没有啊,也许这段时间睡眠质量好的缘故吧……她截住我的话说:你的掩饰很拙劣啊!老实坦白,张总是不是很棒?和他爱海遨游很美妙吧?恋爱中的女人是幸福的女人,我妒忌你!说完意味深长的冲我笑笑,她那一笑让我起了不安。

日子如水般滑过,我们依旧隔三岔五秘密约会。可是,有什么改变让我敏感的心忐忑不安?是张楚君,是他不经意间流露的怅惘和对我深沉的依恋。他醉酒的晚上,说想见我的声音满含伤感。我急忙赶到他身边,换掉他吐脏的衣服,把他擦洗干净,扶他躺在床上。转身要去洗换下来的衣服,他却一把将我拽倒在身边,抱住我说:不要丢下我,我离不开你了。感觉脸颊一片温润,我知道他哭了。那晚我没有离开,除了不放心,还有莫名的不安。

我越来越不安。公司的同事拿复杂的眼神看我,对我无话不谈的静贤也避而不见。我急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将探询的眼光投向张楚君,他视若无睹。我强行压抑自己躁动的心情,等待夜晚降临,然而,直至曙光初现也不见他的人影。

我以极大的力量控制自己狂躁的情绪,在貌似平静中等到张楚君。在我固执的坚持下,他艰难述说了发生的一切。静贤是个虚荣、风骚的女人,她一直嫌弃丈夫的粗俗、窝囊,在张楚君爱上我之前,她为在公司找个靠山就频频示爱于他。后来我们相爱,她发现,而且从我这儿也得到证实。于是,她先向张楚君暗示作为保守我们秘密的条件,他应做她的情人回报于她,表示不计较我的存在,并以向董事长告知我们的私情,让我身败名裂,让他如日中天的事业夭折要挟张楚君。于是,一个月前他醉酒的晚上,他和她上了床……有了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他欲罢不能!

张楚君叙述完了,抬头看我木木的空洞的眼神,脸上又起一阵搐动,伸出双手抱我,我无声地将他的手推开,向门口走去。张楚君扑过来,用强力抱住我哽咽:“别这样对我,亲爱的,我是真的爱你。可是,除了爱情,男人还要有事业啊!你是爱我的,你能理解我为保全来自不易的今天做的一切,是吗?”我的泪顺着脸颊无声落下,心,在滴血,为自己,也为眼前这个男人。

我要离开耗掉自己宝贵年华的C城,在这个给了我欢乐、幸福,痛苦、煎熬的城市的一个夜晚,我幽灵一般在裹着雨丝的秋风中飘荡在C城的大街小巷。夜已阑珊,风雨依然。带着彻骨的凉意,将浸透风雨的自己放置在床上,唯愿速睡。

恍恍惚惚中,我从床上起来,拿起写字桌上一把绿色的长枪,将一颗颗金色的、银色的、米色的子弹压进枪膛,一颗、两颗、三颗……寂静中,只有子弹压进枪膛的“咯嘣”声,在偌大的空间回荡。怎会是一颗颗金色、银色、米色的牙齿?哦,那银色的是静贤的,是那个淫荡、阴险的女人的牙齿,金色的是张楚君的,是那个为了一己私利而屈从于情欲的伪君子的牙齿,而米色的呢?是许许多多的静贤和张楚君的。渐渐的,这金色、银色、米色的颗粒变成多元物质的球状物,渐渐膨大,笼罩在我的头顶上,压得我透不过气,我几欲窒息。我急欲透气、发泄。于是,我端起绿色长枪,走进一间硕大的办公室。眼前却是白雾弥漫,隐隐约约可见许许多多被情欲、利欲熏得变形的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面孔,待睁大眼睛仔细看,却又看不真切。情急之下,我用尽全力扣扳枪机,射出子弹,“嘭”,我被震醒。:忧郁的橘子

实验台厂家价格
DVI光端机批发
打鱼上下分
标签